“社恐”是什么样子,拥有哪些症状?

摘要描述:

广东省精神卫生中心办公室主任、心理健康科普专家刘向欣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要将“社恐简单的归因于性格内向,或者害羞,内向的人只是喜欢自己安静地工作,并不会害怕人,人们要加以区分。然而,一小部分人会在以后的生活中患上这种疾病,也有些人可以确定他们的社交焦虑症开始的时间,并将其与特定事件联系起来(例如,搬到新学校或被欺负或取笑),也有人无法确定起源。

————————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作 者丨唐唯珂 实习生文若楠

编 辑丨徐旭

图 源丨图虫

如果你被一只老虎咬了,你会喊人来救吗?

基于求生欲望本能,大多数的人选择会,但是也有一部分人选择不会,因为“如果没有人救我,我只是可能会死,可是一旦有人来救,我还得跟他打招呼”。

这句话出自脱口秀演员鸟鸟关于“社恐”的段子,寥寥数语,戳中了不少“社恐”一族的软肋,笑中带泪,令人唏嘘。

据数据显示,全世界每天有数百万人遭受“社恐”带来的破坏和创伤性。美国流行病学研究已经将社交焦虑症列为国内第三大心理障碍,仅次于抑郁症和酗酒。

“尽管社交焦虑障碍很流行,但它并没有被公众或主流媒体像其他精神障碍(如强迫症)一样被重视”,美国布朗大学Dalrymple博士提出。

遍地皆“社恐”?

“社恐”似乎已经成为当下年轻人的一种流行病,有研究显示,自2016年以来,“社恐”一词的网络检索热度持续攀升。

以“社恐”为关键词在豆瓣社区检索,相关的小组不下10个,排名前三的小组“人际交往障碍”“社恐抱团取暖”“我患有严重的社交恐惧症”,累计超过17万人。

与此相似,在微博上,与“社恐”相关的话题已达数百个,如#社恐人群的噩梦#社恐对人的影响有多大#等,其中不少话题的讨论热度过亿。

去年,社交平台探探联合中国青年报、中国社会科学院,面向探探平台内18至35岁的用户发起问卷调查,共回收有效问卷超4000份。结果显示超四成被调查者自称“社恐”,认为自己存在不同程度的社交问题。

其中,17.7%的人表示“不敢和陌生人说话”,21.4%的人表示“在公共场合会感到紧张”,而20.7%的人则表示如果有社交活动会提前很久就开始焦虑。

而近期“社交牛逼症”成为网络热词,一时间,诸多网友纷纷表示“本社恐人真心羡慕了”,也从侧面反映了社交焦虑在网络空间的流行。

不过,就此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萍认为,“社恐”一词被泛化了,在很多人的认知里,聊得来的人就疯狂地聊,聊不来的就索性贴一个“社恐”标签避而远之。

广东省精神卫生中心办公室主任、心理健康科普专家刘向欣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要将“社恐”简单的归因于性格内向,或者害羞,内向的人只是喜欢自己安静地工作,并不会害怕人,人们要加以区分。

“社恐”到底为何物?

一个脱口秀段子的流行让我们的目光再次聚焦于这样一只让人困扰的“猛虎”,那么,真正的“社恐”是什么样子,拥有哪些症状?

实际上,“社恐”作为“社交恐惧症患者”的简称,最初来源于一种疾病名称——社交焦虑障碍(Social Anxiety Disorder,SAD),也称为社交恐惧症,早在1960年代中期,被正式确认为一种专门的恐惧症。

“患有社恐的人,在面对社交场景时会感受到不适,害怕陷入尴尬境地以及被人评判的焦虑障碍。除了心理上紧张不安,还会伴有脸红、发抖、心跳加速、不敢对视等表现,如同它的缩写一样,让人倍感Sad”,刘向欣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研究显示,社交焦虑症通常始于童年或青春期,在成年后寻求治疗的个人中,发病年龄的中位数在10岁左右,大多数人在20多岁之前就已经发病。然而,有一小部分人会在以后的生活中患上这种疾病。

然而,一小部分人会在以后的生活中患上这种疾病,也有些人可以确定他们的社交焦虑症开始的时间,并将其与特定事件联系起来(例如,搬到新学校或被欺负或取笑),也有人无法确定起源。

据报道,社交焦虑障碍的终生患病率高达12%,与其他焦虑症的终生患病率估计值相比,广泛性焦虑症为6%,恐慌症为5%,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 为7%,强迫症 (OCD) 为2%。研究也表明在成年人中,社交焦虑障碍特别有可能与其他焦虑障碍同时发生。

如何驯服“社恐”这只猛兽?

2005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尽管遭受痛苦,但仅有一半的成年患者会寻求治疗,而且是在出现症状15至20年后才寻求治疗。

低比率和治疗延误的可能是因为,个人认为社交焦虑是他们个性的一部分并且无法改变,或者对于儿童来说,寄希望年岁的增长能改变这一病症。

外加上普遍缺乏有效治疗方法的信息,医疗保健专业人员也缺乏对病情的认识,污名化心理健康服务,导致患者害怕受到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负面评价,使得就诊率并不高。

目前,治疗“社恐”问题已有专业疗法,如CBT(认知行为疗法),学习解决认知、情绪和行为相关问题,提高和改善个体功能水平,以及如何将消极的固化想法用积极的思维方式取代;又如结合VR(虚拟现实)技术的暴露疗法,将“社恐”者暴露在虚拟现实中,进而有步骤地训练,逐渐过度并适应真实社交环境。

在国内,正念治疗法较为流行,主张去中心化,即聚焦当下的能力,对想法和感受不做评判,并接纳它们,促使个体从行动模式(思考过去和担忧未来)向存在模式(接纳,活在当下而不评判)转变。

此外,心理健康科普专家刘向欣特别提出,患者要从打破定势思维入手,比如不要总是随意揣测他人的心理,将自己“对号入座”,认为别人正在关注和评价自己,并且给予自己都是负面评价。事实上,别人并没有那么地关注自己的一举一动,更不会觉得自己很糟糕。这是思维逻辑出现了问题,盲目往自己身上贴标签,胡乱给自己下结论。

本期编辑 刘巷 实习生 王绮彤

————————

这篇文章图片及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用于交流、学习和研究。如文章资料内文字翻译有错误或侵权错误的讯息,请联系删除及修正。

————————

让您每天便捷领取千万款超值淘宝、天猫、拼多多、京东商品优惠券。

马上来取购物优惠券:

大券客优惠商城平台

————————

TopItInfo改写编辑:

来源两21世纪的经济报道(ID:jjbd21)。

我是来源两个21世纪的经济报道。

我是来源两个21世纪的经济报道。

我得到了学生的文若楠,晋升了。

我得到了晋升。

编辑两徐旭晋升了。

图源两图虫上升了。

我是来源两个唐珂的实习生。

如果被老虎咬了,你会叫人帮忙吗?基于生存欲望的本能,很多人选择择会议,但也有一些人选择不会,因为如果没有人救我,我可能只会死,但是一旦有人救了我,我必须向他打招呼。

这句话来自脱口秀演员鸟对社会恐惧的段落,用极少的语言刺穿了很多社会恐惧一族的软肋,笑着流泪,叹息。

据数据显示,全世界每天有数百万人遭受“社恐带来的破坏和创伤性。

美国流行病学研究已经将社交焦虑症列为国内第三大心理障碍,仅次于抑郁症和酗酒。

尽管社交不安障碍很受欢迎,但它并没有像其他精神障碍(强迫症等)一样受到公众和主流媒体的重视。

美国布朗大学Dalrymple博士提出。

到处都是社会恐惧吗?“社恐似乎已经成为当下年轻人的一种流行病,有研究显示,自2016年以来,“社恐一词的网络检索热度持续攀升。

以“社恐为关键词在豆瓣社区检索,相关的小组不下10个,排名前三的小组“人际交往障碍“社恐抱团取暖“我患有严重的社交恐惧症,累计超过17万人。

与此相似,在微博上,与“社恐相关的话题已达数百个,如#社恐人群的噩梦#社恐对人的影响有多大#等,其中不少话题的讨论热度过亿。

去年,社交平台联合中国青年报中国社会科学院向探索平台内18至35岁的用户开始调查问卷,共回收了4000多份有效问卷。

结果显示,4成以上的被调查者自称社会恐惧,认为自己有一定程度的社交问题。

其中,17.7%的人表示“不敢和陌生人说话,21.4%的人表示“在公共场合会感到紧张,而20.7%的人则表示如果有社交活动会提前很久就开始焦虑。

而近期“社交牛逼症成为网络热词,一时间,诸多网友纷纷表示“本社恐人真心羡慕了,也从侧面反映了社交焦虑在网络空间的流行。

不过,就此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萍认为,“社恐一词被泛化了,在很多人的认知里,聊得来的人就疯狂地聊,聊不来的就索性贴一个“社恐标签避而远之。

广东省精神卫生中心办公室主任心理健康科普专家刘向欣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要将社会恐惧简单地归因于性格内向或害羞,内向的人只是喜欢自己安静地工作,不怕人,人们必须区别开来。

社会恐惧到底是什么?脱口秀段子的流行使我们的目光再次集中在这样困扰的猛虎上,真正的社会恐惧是什么样的,有什么样的症状呢?事实上,社会恐惧作为社会恐惧症患者的简称,最初源于疾病名称——社会不安障碍(SocialAnxietyDisorderSAD),也称为社会恐惧症,早在1960年代中期,就被正式确认为专业恐惧症。

有社会恐惧的人,面对社交场景时感到不舒服,害怕陷入尴尬的状况和被评价的不安障碍。

不仅心理紧张不安,还伴随着脸红颤抖心跳加速不能对视等表现,像其缩写一样,让Sad感到倍感,刘向欣告诉了21世纪的经济报道记者。

研究表明,社交焦虑症通常从童年或青春期开始。

在成年后寻求治疗的个人中,发病年龄的中位数约为10岁,大多数人在20多岁前发病。

但是,很少有人在今后的生活中得了这种病。

但是,一部分人在今后的生活中会患上这种疾病,也有人确定自己的社交不安障碍的开始时间,联系特定的事件(例如搬到新学校或者被欺负或者被嘲笑),也有人无法确定起源。

据报道,社交焦虑症的终身患病率高达12%,与其他焦虑症的终身患病率估计值相比,广泛焦虑症为6%,恐慌症为5%,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为7%,强迫症(OCD)为2%。

研究也表明在成年人中,社交焦虑障碍特别有可能与其他焦虑障碍同时发生。

如何驯服社会恐惧这种猛兽?根据2005年的研究,尽管受苦,但只有一半的成年患者寻求治疗,症状出现15年到20年后寻求治疗。

低比率和治疗延误的可能是因为,个人认为社交焦虑是他们个性的一部分并且无法改变,或者对于儿童来说,寄希望年岁的增长能改变这一病症。

外加上普遍缺乏有效治疗方法的信息,医疗保健专业人员也缺乏对病情的认识,污名化心理健康服务,导致患者害怕受到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负面评价,使得就诊率并不高。

目前,治疗“社恐问题已有专业疗法,如CBT(认知行为疗法),学习解决认知,情绪和行为相关问题,提高和改善个体功能水平,以及如何将消极的固化想法用积极的思维方式取代;又如结合VR(虚拟现实)技术的暴露疗法,将“社恐者暴露在虚拟现实中,进而有步骤地训练,逐渐过度并适应真实社交环境。

在国内,正念治疗法较为流行,主张去中心化,即聚焦当下的能力,对想法和感受不做评判,并接纳它们,促使个体从行动模式(思考过去和担忧未来)向存在模式(接纳,活在当下而不评判)转变。

此外,心理健康科普专家刘向欣特别提出,患者要从打破定势思维入手,比如不要总是随意揣测他人的心理,将自己“对号入座,认为别人正在关注和评价自己,并且给予自己都是负面评价。

事实上,别人并没有那么地关注自己的一举一动,更不会觉得自己很糟糕。

这是因为思维逻辑有问题,盲目地给自己贴上标签,胡乱地给自己下结论。

本期编辑刘巷实习生王绮顿这篇文章的照片和文章资料来自互联网,用于交流学习和研究。

如果文章资料中的文字翻译有错误或侵权错误,请联系删除和修改。

————————

核心关键词 :

“社恐”,”的人”,”社交焦虑”,”流行”,”障碍”,”社交焦虑症”,”向欣”,”研究”,”美国”,”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