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厦门军营村开通快递公交 邮政驿站负责收寄快递

摘要描述:

面对莲花镇供销社负责人何礼平,苏银坂又问了同样的问题。第一天去车站接快递,苏银坂特意穿了件衬衫,比公交车到站时间提前了半个多小时。在公交车到站之前的时间里,苏银坂把直播间下单的商品一件件打包,再整理好村民们要投递的物品。

————————

来源:人民日报

公交车行驶在军营村的山路上。何东方摄(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大山阻隔了交通,也让商品的流动变得不易。在福建厦门的军营村,当地开通了快递公交,邮政驿站负责收寄快递,在提升了群众网购体验的同时,也把更多优质农特产品送出了大山。

再熟悉不过的轰鸣声响起,苏银坂下意识地起身、抬头。绿油油的竹林间,一辆公交车在视野中慢慢变大,最后停在了眼前。苏银坂迎上前,和司机打个招呼,趴在车身上签完单子,开始麻利地搬运起车上的快递袋子。

不一会儿工夫,快递搬完了,从司机手上接过最后一件一米长、沉甸甸的包裹,苏银坂朝司机招招手,目送公交车离去。

苏银坂是福建厦门同安区莲花镇军营村的邮政驿站负责人。每天,他都会雷打不动地等候在村子公交车站前。这辆快递公交,架起了军营村与外界的邮路。在苏银坂看来,这是自己每天最重要的工作。

过去

为了赶次早集,一天能见到两次月亮

军营村位于厦门市西北角,海拔近千米。从山下上山,要走17公里山路,拐180多个弯。

苏银坂就在这个村里长大。他从老一辈那里听说,没路以前,山里见不到交通工具,“为了下山,一天能见到两次月亮。”一细问,原来是山路难走,为了下山赶次早集,村民天不亮就要出发,背着柴火下山,等换到了大米,回来时已是天黑。

苏银坂上小学时,村子已经通了第一条路。那时候,苏银坂偶尔会给外面写信。每次寄信,他都要颠上近两个小时的拖拉机到山下。也因此,他对村里老邮递员高泉辉格外尊敬。每封回信,都是高泉辉翻山越岭背来的。

毕业后,苏银坂和村里多数年轻人一样到了城里。进厂打工、做生意……那几年,苏银坂惊讶于山下生活的便利,也隔三差五用起了快递。头一回网购,面对网上眼花缭乱的商品款式,他几乎挑花了眼。拿着3天就从北京寄到自己手上的包裹时,苏银坂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2015年,村里通了第一条公交。尽管城里生意不错,苏银坂还是想回家了。村党支部发出号召后,他把城里生意一放,家当一收拾,成了村里第一个返乡青年。回乡后,苏银坂开起全村第一家网店,他把村里的茶叶、菜干、地瓜干在网上一挂,生意还不错。

那个时候,苏银坂觉得,自己回乡回对了。在他看来,美中不足的就是物流。

每周,苏银坂都要拉上满满一车货物下山,到距离村子23公里外的莲花镇发货,再顺道把村里大家的快递带上山。苏银坂意识到:物流不通,货进出都难,村子发展就会一直被别人落下一截。

“能不能也给军营村通快递?”带着村民的心愿,苏银坂找到快递公司。

对方当面给他算了一笔账:一个人、一辆车,一年的成本起码15万元。“这个钱怎么回来?”苏银坂沉默了。从那起,他做梦都希望军营村能有家自己的快递驿站。

改变

接到试运行的电话,心里怦怦跳个不停

2019年末,同安区军营村供销合作社成立。因为网店经营得好,苏银坂担任了供销社负责人。

“有没有办法让军营村通快递?”面对莲花镇供销社负责人何礼平,苏银坂又问了同样的问题。

村里原先就通了两班公交,“公交捎上快递行不行?”何礼平找到当地邮政部门和公交公司,三方一协商:何不将军营村快递送到开往村子的公交始发站,快递“坐”公交进村,再找村民管理邮政驿站?三方一拍即合。

给邮政驿站选点、选人,事情并不简单。邮政部门挨家挨户走进公交车站附近几户村民家里:没人愿意干。

没人干,线路就通不了。苏银坂急了,主动请缨。

“没工资,每件补贴5毛钱,你肯不肯?”“肯!”

几个月后,苏银坂接到了那通他永远也忘不了的电话——

“银坂,你准备一下,明天快递公交就试运行,驿站就设在供销社内,你就是村里的邮递员啦。”

“没问题!”苏银坂连声答应,心里却怦怦跳个不停。放下电话,他转头就把这一好消息分享到村民的微信群。短短几分钟,几十条消息“扑面而来”。苏银坂抱着手机一条条看过去,那一刻,他激动得甚至有点想哭。

第一天去车站接快递,苏银坂特意穿了件衬衫,比公交车到站时间提前了半个多小时。签单、搬运、录入、发信息……苏银坂手忙脚乱地接下了通村邮路的最后一棒。

多一个邮递员身份,苏银坂几乎忙得分不开身了。在又一次忙忘了接货时间后,苏银坂掏出手机,添加进一个频次为“每天”的闹钟,备注写上“快递”。

就这样,每天下午4点05分,无论多忙,苏银坂的闹钟都会准时响起。606路公交车出现在远处弯弯曲曲的村路上,他知道,车上载的是村民的期盼。

发展

物流带给我们的,说不定还有更大惊喜

快递公交开通不过一年多,苏银坂就真切感受到物流给村子带来的巨大变化。最直接的,是寄送物品的方便。

下午3点,军营村直播间内。随着一条直播预告的发送,苏银坂和搭档支起三脚架,打开补光灯,开始了直播带货。评论区的粉丝留言,大家问得最多的是发货时间。“现在下单,今晚就发。村子如今接通了物流,最后一公里已经打通……”这两句话,苏银坂答得最流畅,也最自豪。

在公交车到站之前的时间里,苏银坂把直播间下单的商品一件件打包,再整理好村民们要投递的物品。近两年村子发展旅游,游客越来越多,民宿、农家乐供不应求。年轻人回来把家里房子装修成游客喜爱的时尚风格,民宿里不少装饰用品都是网购来的;外地游客来到村子,不好携带的商品,扫码下单,回到家就能等着收快递。

看一眼表:下午4点10分。苏银坂带上包裹,来到村里的公交车站等候。606路公交车驶来,苏银坂和司机戴着口罩完成了今天的交接。回到驿站内,苏银坂给包裹挨个喷上消毒液,随后轻车熟路地录入系统,一件件摆上货架。

“这件写着易碎品,是民宿用的装饰灯具,网上样式多,顾客也喜欢。”

正说着,高泉辉走进驿站:

“银坂!我来找你拿快递嘞。”

“高伯,儿子又给你寄什么好东西啦?”

“不是嘞,是我自己在网上买的!”一堆小箱子里,那件苏银坂最后从司机手上接过的一米长、沉甸甸的大家伙,一眼被高泉辉瞄到,“肯定是它!我给小孙女买的画板。”

自从村里通了快递,不少老人也学会了网购。62岁的高泉辉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肩挑背驮,和山路较劲了大半辈子,如今这么大件东西这么快捷就被送了进来。这几天,高泉辉全程盯着手机上的物流进度,一看到驿站签收,立马就从家赶了过来。

“谁能想到,运了40多年信件的老邮递员也赶起了快递的时髦。”把包裹递给高泉辉,被口罩挡住半张脸的苏银坂,眼睛却亮亮的,“一辆快递公交车,改变了军营村。物流带给我们的,说不定还有更大惊喜!”(记者 王崟欣)

《 人民日报 》(2021年10月14日 第 10 版)

————————

这篇文章图片及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用于交流、学习和研究。如文章资料内文字翻译有错误或侵权错误的讯息,请联系删除及修正。

————————

让您每天便捷领取千万款超值淘宝、天猫、拼多多、京东商品优惠券。

马上来取购物优惠券:

大券客优惠商城平台

————————

TopItInfo改写编辑:

来源:人民日报公交车行驶在军营村的山路上。

何东方摄(人民视觉)核心阅读大山阻隔了交通,也让商品的流动变得不易。

在福建厦门的军营村,当地开通了快递公交,邮政驿站负责收寄快递,在提升了群众网购体验的同时,也把更多优质农特产品送出了大山。

再熟悉不过的轰鸣声响起,苏银坂下意识地起身,抬头。

绿油油的竹林间,一辆公交车在视野中慢慢变大,最后停在了眼前。

苏银坂迎来之前,和司机打招呼,趴在车身上签了名单,马利开始搬运车上的快递袋。

过了一会儿,快递结束了,从司机手里收到了最后一米长沉重的包裹,苏银坂朝司机招手,送公共汽车。

苏银坡是福建厦门同安区莲花镇军营村的邮政站长。

每天,他都在村里的公共汽车站前等着雷声。

这辆快递公共汽车建立了军营村和外部的邮政道路。

在苏银坂,这是自己每天最重要的工作。

过去,我能见到两次。

为了赶上早集,我一天能见到两次。

我在厦门,海近千米。

从山下上山,走17公里的山路,拐180多个弯。

苏银坡在这个村子里长大。

他从前辈那里听说,在没有道路之前,山里看不到交通工具。

为了下山,一天能见两次月亮。

仔细听,原来山路很难走,为了下山赶快集合,村民不亮就出发,背着柴下山,换米,回来的时候已经黑了。

苏银坡上小学时,村里已经开通了第一条路。

那时候,苏银偶尔会给外面写信。

每次发信,他都会把近两个小时的拖拉机推到山下。

因此,他特别尊敬村里的老邮递员高泉辉。

每一封回复,都是高泉辉翻山越岭的背影。

毕业后,苏银坂和村里很多年轻人一样去了城市。

进厂打工,做生意……那些年,苏银坡惊讶于山下生活的便利,也隔三差五用快递。

第一次网上购物,面对网上眼花缭乱的商品风格,他几乎眼花缭乱。

拿着三天从北京寄到自己手里的包裹时,苏银坂更加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2015年,村里通了第一条公交。

尽管城里生意不错,苏银坂还是想回家了。

村党支部发出号召后,他把城里生意一放,家当一收拾,成了村里第一个返乡青年。

回乡后,苏银坂开起全村第一家网店,他把村里的茶叶,菜干,地瓜干在网上一挂,生意还不错。

那时候,苏银认为自己回家是对的。

在他看来,美中不足的是物流。

每周,苏银坡拉满车货下山,发货到离村子23公里以外的莲花町,顺便把村子里大家的快递带到山上。

苏银坂意识到物流不通,货物进出困难,村子的发展一直被别人切断。

你能给军营村通快递吗?带着村民的愿望,苏银坂找到了快递公司。

对方当面向他计算了一个人,一辆车,一年的成本至少是15万元。

这笔钱怎么能要回来?苏银坂沉默了。

从那以后,他梦想着军营村有自己的快递站。

换了了。

我接到了试运行的电话。

我心里很兴奋。

我停止了工作。

2019年底,我和安区军营合作社成立了。

由于网店经营良好,苏银坡担任供销社负责人。

军营村有快递的方法吗?面对莲花镇销售公司的负责人何礼平,苏银坂又问了同样的问题。

村里原先就通了两班公交,“公交捎上快递行不行?何礼平找到当地邮政部门和公共汽车公司,三方协商:为什么不把军营村的快递送到村里的公共汽车开始站,快递坐公共汽车进村,让村民管理邮政站?三方一拍就合适了。

选择邮政车站,选择人,事情不简单。

邮政部门挨家挨户进入公共汽车站附近的村民家:谁也不想干。

如果没有人做,线路就不通了。

苏银坂着急,积极邀请。

没有工资,每件补助金5美分,你拒绝吗?“肯!几个月后,苏银坂接到了那通他永远也忘不了的电话——“银坂,你准备一下,明天快递公交就试运行,驿站就设在供销社内,你就是村里的邮递员啦。

“没问题!苏银坂连声答应,但心里怦直跳。

放下电话,他转过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村民的微信群。

仅仅几分钟,几十条新闻就出面了。

苏银坂抱着手机看过去,那一瞬间,他兴奋得想哭。

第一天去车站接快递,苏银坂特意穿衬衫,比公共汽车到达时间提前了30分钟以上。

签字搬运输入发送信息……苏银坂手忙脚乱地接下了通村邮路的最后一棒。

多个邮递员的身份,苏银坂几乎忙得分不开了。

再次忘记收货时间后,苏银坡拿出手机,添加频率为每天的闹钟,备注上写着快递。

这样,每天下午4点05分,再忙,苏银坡闹钟也会准时响起。

606路公共汽车出现在远处弯曲的村庄道路上,他知道车上载的是村民的期待。

发展,物流给我们带来的,不一定有更大的变化,让我们感受到苏物流给村子带来的巨大变化。

最直接的就是送货方便。

下午3点,军营村直播间内。

随着直播预告的发送,苏银苏银坡和伙伴支撑着三脚架,打开补充灯,开始现场直播。

评论区的粉丝留言,大家问的最多的就是发货时间。

现在订购,今晚发行。

村子现在开通了物流,最后一公里开通了……这两句话,苏银最流畅,最自豪。

在公共汽车到达车站之前的时间里,苏银直播间订购的商品,整理了村民们送达的商品。

在过去的两年里,村游客增加,民宿农家乐供不应求。

年轻人回来把房子改装成游客喜欢的时尚风格,民宿里很多装饰用品都是网上购物的地方游客来到村子里,拿不到的商品,扫描订单,回家等快递。

一目了然:下午4点10分。

苏银坡带包裹,来村公交站等候。

606路公共汽车来了,苏银坡和司机戴着口罩完成了今天的交接。

回到驿站内,苏银坂给包裹挨个喷上消毒液,随后轻车熟路地录入系统,一件件摆上货架。

“这件写着易碎品,是民宿用的装饰灯具,网上样式多,顾客也喜欢。

正说着,高泉辉走进驿站:“银坂!我来找你拿快递嘞。

高伯,儿子送什么好?不,我在网上买的!在一堆小箱子里,苏银坡最后从司机手里收到的一米长,沉重的大男人一眼就被高泉辉瞄准了。

一定是那个我给孙女买的画板。

我学会了网上购物。

我从村子里通过了快递。

62岁的高泉辉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肩负着背,和山路竞争了大半辈子,现在这么大的东西这么快就送来了。

这几天,高泉辉盯着手机物流的进展情况,一看到车站的签名,就从家里赶来了。

谁能想到,运了40多年信的老邮递员也赶上了快递的流行。

把包裹递给高泉辉,被口罩遮住脸的苏银坡,眼睛明亮,快递公共汽车改变了军营村。

物流带给我们的,说不定还有更大惊喜!(记者王崟欣)《人民日报》(2021年10月14日第10版)这篇文章图片及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用于交流,学习和研究。

如果文章资料中的文字翻译有错误或侵权错误,请联系删除和修改。

————————

核心关键词 :

“苏银”,”村子”,”高泉辉”,”军营”,”快递”,”驿站”,”山路”,”公交”,”村民”,”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