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能源车销量突破300万辆,谁跑在这波增长风口的最前沿?

摘要描述:

从增速最快的9月数据看,比亚迪、特斯拉、上汽通用五菱、上汽乘用车成为销量最大的前四新能源乘用车品牌。以上汽集团和特斯拉今年前三季度的国内销量计算,两者合计销售的新能源车全国占比已超三成。燃油车领域,中国品牌与外资巨头仍有不小差距,但自主品牌新能源车却早已在国内市场大幅领先众多合资巨头,且能够与特斯拉正面过招、直接竞争。

————————

每卖出五辆新车,就有一辆新能源车。不知不觉中,中国新能源车产业从漫长的襁褓期、培育期中走出来,已经到了真正的“爆发式增长”阶段。

今年前三季度,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达到216.6万辆和215.7万辆,同比增长1.8倍和1.9倍。其中,9月份新能源车市场渗透率直线上升,达到19.5%的历史高位。

疫情后,新能源车与传统燃油车走势形成强烈差异,此消彼长间,实现对燃油车市场的替代效应,并拉动中国汽车市场快速向新能源化转型。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认为,如果不出现重大问题的话,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有可能第一次突破300万辆。

很长时间内,中国新能源车产业增速高、基数小,2018年前,全国新能源车销量长期徘徊在100万辆以下。而2018年至2020年,其规模维持在120万辆至130万辆。

一些多年从业者看来,一年里市场从130多万辆扩张到300万辆,这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速度”。

谁跑在这波增长风口的最前沿?从增速最快的9月数据看,比亚迪、特斯拉、上汽通用五菱、上汽乘用车成为销量最大的前四新能源乘用车品牌。“四强”阵容中,三者均与上海有关。

全国大型汽车集团竞争中,上汽继续保持整体汽车销量第一的优势;而在当前竞争最激烈、增长动能最强的新能源车领域,上汽行业领先的优势更加明显。

今年前三季度,上汽新能源车销量达47.9万辆,同比增长2.3倍,显著快于全国水平。五菱、荣威、MG分别发力低端、中高端和海外市场,上汽大众也依靠ID系列电动车打开市场,改变合资品牌在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竞争力不足的表现。

另一边,依靠上海工厂,9月份特斯拉在中国销量达到5.6万辆的新高,同比增长3.9倍。按照特斯拉公司的算法,9月份每46秒,就有一辆车交付给中国消费者。

自主品牌、外资独资品牌、中外合资品牌齐头并进、你追我赶,这是此轮新能源车发展浪潮中,独一无二的城市产业格局。

以上汽集团和特斯拉今年前三季度的国内销量计算,两者合计销售的新能源车全国占比已超三成。考虑到两家企业新能源车的增长速度均高于全国,预计全国全年市场规模达到300万辆时,其中打上“上海印记”的比重还会更高。

“中国新能源车产业这轮爆发式增长,多重因素造就,但最本质上,是‘技术流’驱动。”有着多年中外汽车公司管理经历的沈晖认为,当前市场瓶颈突破,关键在于电动化和智能化从过去的割裂转变为融合。

这一“技术流”的发展逻辑,恰恰是上海新能源车产业刻在骨子里的基因。哪怕在国内行业发展最困难的那几年,上海的整车企业、供应链体系、科研院所都在埋头攻坚。

根深蒂固,才能枝繁叶茂。正是那些年里,由上汽领衔,上海汽车产业攻下自主可控、世界领先的“三电”技术,最先探索智能网联汽车图景架构,就像改革开放初期“桑塔纳国产化共同体”那样,在这里造就了支撑汽车电动智能融合的“新型共同体”。

特斯拉落户上海后,与本地供应商紧密合作,供应链本地化率已高达86%,竣工在即的特斯拉中国研发中心将设计其下一代平价车型。此时,上汽五年3000亿元的新一轮创新研发计划又开始实施。

于是,宁德时代来了,华为来了,从电池到芯片,一大批全国各地电动智能汽车产业各环节龙头企业在上海落子布局,融入上海汽车产业体系,进一步强化新兴产业的基础能力。

引领汽车行业大变革的上海,这样的能力并不是某家企业独有的“护城河”。

离开外资车企后,沈晖在上海创办威马汽车,成为造车新势力的一员。尽管有上汽、特斯拉这样的巨头,但威马、高合这些新势力也都能立足上海,稳步发展。地处上海的造车新势力企业从业者认为,他们的生存状态,不是身处巨头夹缝中,而是站在技术和资源的一方厚土之上。

今年初全球汽车供应危机时,马斯克做出决定:上半年将上海工厂的功能变为全球出口中心,用以满足告急海外的需求;下半年再全力以赴,服务中国市场。

这个大胆的决定,如今令特斯拉觅得“危中之机”,同时在欧洲和中国市场赚得盆满钵满。

而此举带来的也是多赢。大批中国制造的特斯拉汽车远赴重洋,出现在欧洲市场,客观上强化了欧洲消费者对中国产地汽车的信任度。

其实早在特斯拉之前,上海到欧洲的汽车运输航线就已开启多时。2014年开始,上汽集团就开始针对海外市场执行的高品质、高服务、高价格路线,欧洲发达国家便是重点深耕区域。

去年疫情之初,上汽经营者敏锐地察觉到这是中国自主品牌出海的绝佳机会。疫情影响下,欧洲汽车工厂反复停产,各国新能源车需求却和中国一样出现井喷。而这一需求领域,正是中国车企之所长。

燃油车领域,中国品牌与外资巨头仍有不小差距,但自主品牌新能源车却早已在国内市场大幅领先众多合资巨头,且能够与特斯拉正面过招、直接竞争。

事实证明,在充分竞争、良性竞争的中国市场中淬炼出来的新能源汽车产品和技术,完全能够立足发达国家市场。

今年1至8月,上汽MG品牌在欧洲发达国家销售新能源车近1.9万辆,同比增长133%,8月纯电动MG EZS跻身瑞典纯电动市场销量第三、法国纯电动市场销量第四。这是中国品牌汽车从未达到过的位置。

从这个角度看,当中国新能源车市场规模达到300万辆时,上海新能源车产业的目光显然不会仅仅停留在这“300万”之内,它所承担的,将是代表中国高端制造出海,改变全球市场对中国品牌汽车认知的新使命。

————————

这篇文章图片及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用于交流、学习和研究。如文章资料内文字翻译有错误或侵权错误的讯息,请联系删除及修正。

————————

让您每天便捷领取千万款超值淘宝、天猫、拼多多、京东商品优惠券。

马上来取购物优惠券:

大券客优惠商城平台

————————

TopItInfo改写编辑:

一每卖出五辆新车,就有一辆新能源车。

不知不觉中,中国新能源车产业从漫长的襁褓期,培育期中走出来,已经到了真正的“爆发式增长阶段。

今年前三季度,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达到216.6万辆和215.7万辆,同比增长1.8倍和1.9倍。

其中,9月份新能源车市场渗透率直线上升,达到19.5%的历史高位。

疫情流行后,新能源汽车和传统燃料汽车的趋势形成了强烈的差异,消除了很长一段时间,实现了燃料汽车市场的替代效果,使中国汽车市场迅速向新能源化转型。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认为,如果不出现重大问题,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可能首次突破300万辆。

长期以来,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增长率高,基数小,到2018年,全国新能源汽车销量长期徘徊在100万辆以下。

从2018年到2020年,其规模从120万辆维持在130万辆。

一些多年从业者看来,一年里市场从130多万辆扩张到300万辆,这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速度。

第二,谁在这个波浪的最前沿?从增速最快的9月数据看,比亚迪,特斯拉,上汽通用五菱,上汽乘用车成为销量最大的前四新能源乘用车品牌。

在四强阵容中,三者均与上海有关。

在全国大型汽车集团的竞争中,上继续保持整体汽车销量第一的优势,在当前竞争最激烈动能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领域,上汽行业领先的优势更加明显。

今年第三季度,上汽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47.9万辆,比去年增加了2.3倍,明显比全国水平快。

五菱荣威MG分别发力低端中高端和海外市场,上汽大众也依靠ID系列电动汽车开放市场,改变合资品牌在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竞争力不足的表现。

另一方面,依靠上海工厂,9月份特斯拉在中国销量达到5.6万辆最高,比去年增加了3.9倍。

按照特斯拉公司的算法,9月份每46秒,就有一辆车交付给中国消费者。

自主品牌,外资独资品牌,中外合资品牌齐头并进,你追我赶,这是此轮新能源车发展浪潮中,独一无二的城市产业格局。

根据以上汽车集团和特斯拉今年第三季度国内销售量的计算,两者合计销售的新能源车在全国超过了3成。

考虑到两家企业新能源汽车的增长速度均高于全国,预计全国全年市场规模达到300万辆时,其中上海印记的比例更高。

三多因素创造,最本质的是中国新能源车产业的爆炸性增长,创造了技术流。

有多年中外汽车公司管理经验的沈晖认为,现在的市场瓶颈突破,电动化和智能化从过去的分裂变为融合是很重要的。

这一“技术流的发展逻辑,恰恰是上海新能源车产业刻在骨子里的基因。

哪怕在国内行业发展最困难的那几年,上海的整车企业,供应链体系,科研院所都在埋头攻坚。

根深蒂固,才能枝繁叶茂。

那一年,上汽领导,上海汽车产业自主控制,世界领先的三电技术,首先探索智能网络汽车的图像结构,就像改革开放初期的桑塔纳国产化共同体一样,在这里建立了支持汽车电动智能融合的新共同体。

特斯拉定居上海后,与当地供应商紧密合作,供应链的当地化率达到86%,竣工的特斯拉中国研究开发中心设计下一代廉价车。

此时,上汽5年3000亿元的新创新研发计划又开始实施。

因此,宁德时代来临,华为来临,从电池到芯片,全国各地电动智能汽车产业各环节领导企业在上海落子布局,融入上海汽车产业体系,进一步加强新兴产业的基础能力。

引领汽车行业大变革的上海,这种能力不是一个企业独有的护城河。

离开外资汽车企业后,沈晖在上海成立威马汽车,成为汽车制造新势力的一员。

尽管有上汽,特斯拉这样的巨头,但威马,高合这些新势力也都能立足上海,稳步发展。

位于上海的汽车制造新势力企业员工认为,他们的生存状态不是在大公司的夹缝中,而是站在技术和资源方面的厚土上。

四今年初全球汽车供应危机时,马斯克做出决定:上半年将上海工厂的功能变为全球出口中心,用以满足告急海外的需求;下半年再全力以赴,服务中国市场。

这个大胆的决定,如今令特斯拉觅得“危中之机,同时在欧洲和中国市场赚得盆满钵满。

这也带来了很多胜利。

大多中国制造的特斯拉汽车远赴重洋,出现在欧洲市场,客观加强了欧洲消费者对中国产地汽车的信赖度。

其实在特斯拉之前,从上海到欧洲的汽车运输路线开通了很多。

从2014年开始,上汽集团开始对海外市场实施高质量高服务高价路线欧洲发达国家是重点深耕地区。

去年疫情之初,上汽经营者敏锐地发现这是中国自主品牌出海的绝佳机会。

受疫情影响,欧洲汽车工厂反复停产,但各国新能源汽车的需求与中国一样出现井喷。

而这一需求领域,正是中国车企之所长。

在燃料车领域,中国品牌和外资巨头还有很大的差距,但自主品牌的新能源车已经在国内市场大幅领先于很多合资巨头,可以和特斯拉正面招募,直接竞争。

事实证明,在充分竞争良性竞争的中国市场中淬火的新能源汽车产品和技术,可以完全立足于发达国家市场。

今年1~8月,上汽MG品牌在欧洲发达国家销售新能源汽车约1.9万辆,比上年增长133%,8月纯电动MG获得EZS瑞典纯电动市场销售第三,法国纯电动市场销售第四。

这是中国品牌汽车从未达到的位置。

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国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达到300万辆时,上海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目光明显不仅仅是这个300万,而是代表中国的高级制造出海,改变世界市场对中国品牌汽车认知的新使命。

这篇文章的照片和文章的资料来自互联网,用于交流学习和研究。

如果文章资料中的文字翻译有错误或侵权错误,请联系删除和修改。

————————

核心关键词 :

“中国”,”新能源车”,”汽车”,”市场”,”特斯拉”,”销量”,”300万”,”产业”,”欧洲”,”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