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房子第一位“援藏人” 响应号召踏入雪域高原

摘要描述:

在山区里,除了上课、巡回医疗、治病救人,她还一头扎进建立山区以手术室为中心的赤脚医生队伍培养。2019年7月,财务科朱澍同志作为上海市第九批援藏干部第五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的一员,开展了为期一年对口支援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人民医院的工作。

————————

援藏人

44年前

红房子第一位“援藏人”

响应号召踏入雪域高原

为藏族妇女健康事业呕心沥血

往后的岁月里

一名又一名红房子人

带着对藏族同胞的深情厚谊

带着对祖国边疆的热忱向往

从上海出发,远赴西藏

播撒下他们的

家国情怀、医者仁心

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

一起来听听红房子人的援藏故事

援藏人 俞瑾

援建时间:1977年7月—1979年7月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1977年,俞瑾结束了对口江西二年的支援,刚回上海工作一年,就听到医院准备选派医生前往西藏建设医教队,她虽然有慢性腹泻、白血球低、心脏T坡低,但毅然决然地报了名。爱人是一名军医,身在泉州,于是她想请母亲来上海照顾孤身在上海的儿子,为此医院分给了她一间大且装修好的房子。但是母亲想在苏州照顾刚在文革中经受了重创的父亲,最后商量决定让儿子回苏州求学。在这之前,俞瑾因为长期忙于工作,对儿子关怀甚少。此次儿子更是极力反对。“你为了妈妈,为了国家,再牺牲一下吧。”俞瑾的这一句话,让孩子忍着泪水去了苏州。随后,她把医院分给她的房子又还给了医院。奔走劳累的她得肺炎病倒了,一个月后才恢复,卫生局领导知道后就批示她坐飞机入西藏。

谁知快速进入拉萨,导致俞瑾更不适应高原缺氧的环境,她刚下飞机就晕厥了,直送医院抢救。缓过劲来投入工作后,俞瑾认为不能把上海教科书的内容照搬给西藏学生,她提出要下到基层去了解西藏妇女健康情况再写教材,于是负责病理的大队长带了他的一位学生也随她到了区里。在区委支持下,俞瑾独自带了当地5名赤脚医生边讲课、边下各个公社,去了人居分散的广大山区,艰苦地找害羞的妇女,劝说了300位进行妇科普查,同时也让赤脚医生学会了妇检。冰下的水刺骨寒,她要自己挑水、洗衣、做饭,西藏底层妇女的生活和医疗卫生状况深深地震撼着她,她们都承担着极重的家务农活,不断到山下揹水、揹二百多斤柴上山、种田。甚至居住在石棚内,没有电只有小木火,磨糌粑粉、打酥油茶,从十多岁起骨盆就开始受压,导致成年女性扁平骨盆特多,分娩就更难;而且妇女都自行分娩,生育的孩子先天畸形很多,恶劣的气候下一旦感冒引发肺水肿就性命堪忧,母婴安全完全没有保障,婴儿死亡率极高。俞瑾总结了相关情况后,痛心疾首地向西藏领导提交了一份名为《大力提高西藏妇幼健康的建议》的报告。在山区里,除了上课、巡回医疗、治病救人,她还一头扎进建立山区以手术室为中心的赤脚医生队伍培养。赤脚医生学习情绪很高,照顾着缺氧的俞瑾,还要巡回医疗。为了第一时间为病人诊治,他们都骑马驮着高压锅、棉被、手术包、医药箱和少量的米,俞瑾就坐在一位赤脚医生后面。一次,因为水土不服,俞瑾腹泻至虚脱,无力拉住,差点摔下马跌落悬崖,幸亏赤脚医生大叫,后面的队友马上下马,让她及时脱离了危险。由此,俞瑾学会了骑马。在那里,他们搭起木板房作手术室,用艾灸作空气消毒,并从县里搞来一个消毒锅。她教会赤脚医生如何做静脉注射、配血型、打手术包和消毒、做一般产检、针麻,她们还用自体输血救活了出血3000毫升以上的宫外孕病人。赤脚医生们不仅学会了刮宫,还能上台做结扎手术。在巡回医疗途中,她们用针麻下剖腹产手术,救活了横位产、胎儿手已拖在阴道口的母子俩;救活了工地上被炸而颅底骨折昏迷的工人等等,在当地的影响非常大。三个月巡回医疗结束时,俞瑾鼓励那些像孩子般依恋着她的赤脚医生们继续做下去。

西藏高原空气十分稀薄,在林芝人民医院俞瑾揹着氧气袋带领下级医生和当地医生开展了妇科大、中、小手术,包括中位产钳、剖腹产术等,并配合外科做了许多包虫囊肿手术。在手术中,她经常因缺氧导致头晕,一旦发作她便快速夹好血管,继续揹着氧气下台躺一下,好些了再上去做完手术。让俞瑾印象最深的是一名因为子宫脱垂被家人遗弃的山里妇女,因为营养不良导致直肠长长脱出,并只能爬行,生活环境极其恶劣。俞瑾知道后马上联系车辆把她接到了医院,心痛地看到满身污秽、趴在地上只能见到白眼珠的病人。在学生的帮助下,俞瑾用肥皂和刷子在水店里给她清洗了一天,并且把自己带的肉罐全给她补充营养。之后俞瑾根据她的实际情况,为她开展了针对性的手术,并进一步悉心帮助她康复,不断帮她平衡身体直立。半年以后,病人能独立行走后,并且老依挨着俞瑾,她们俩心里都有着说不出的高兴。

俞瑾闻到辣气就胃痛、一吃糌粑就腹泻,长期吃药导致白细胞过低,作为医院妇、外、麻醉科的负责人,她坚持尽心尽力地管好科室,关心队内每一位赴藏同志的思想、生活和工作。有人病了,缺营养,她就想法设法地给他补养。她同时又是一名任课教师,做好医疗工作的同时她认真做好备课、上课、实习工作,学生们都能很安静很专注地听她讲课。她还请父母寄来免疫学、受体学的新书,他父亲还翻译了许多资料给她。那时的俞瑾白天忙碌地工作,晚上还坚持揹着氧气饥渴地学习。“掌握了最新的知识,才能救助更多的患者,才能增加更多中西医结合方面的知识积累。”俞瑾的快乐很纯粹,也很简单。也正是源于这份初心,当地藏民、迁厂工人、支教老师和驻军部队都十分感恩于她的付出。因为医教队在当地不能自种菜,藏民们、工人们和部队都会把柴木、蔬菜、家禽给她们送去,但她坚持付钱。在藏民家诊治时,病人会拿出崭新的羊毛藏袍给俞瑾穿上;她不舒服的时候,藏民会牵来家中的羊、带来稀有的鸡和蛋守候探望,虽然俞瑾婉拒了礼物,但是都让她十分的欣慰。

无论是在江西、云南还是西藏,每到一处,当地和队里都给她评先进和一等奖,《江西日报》、《云南日报》、《西藏日报》都报道过她的事迹。“说真的,这些报纸我都没保留下来,是大家一起做的,只要能多救治一位病人,我就开心了。” “一次又一次的医疗援建,我感受到人民的苦和她们对我的最大的爱,让我把在医院里对病人的爱扩大到了铭记全国基层人民的苦和他们对我的深爱,这些都已永远深刻在我脑子里,决心要一辈子踏踏实实为人民服务。最好的是,我的作为,终于让我的家人理解而不断支持我。”俞瑾说。

援藏人 孙红

援建时间:1998年6月-9月

上个世纪90年代末,孙红教授作为上海医科大学(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援藏医疗队的一员从上海乘飞机先到四川,再从四川飞往拉萨。一到拉萨,孙红教授一行立马感觉到明显的“高原反应”,在4天的吸氧过后,才开始慢慢适应。孙教授援助的医院为西藏自治区第二人民医院,从规章制度梳理到临床带教,从案例讨论到专家义诊,队员们每一天都忙碌而充实。因为当时的医疗条件限制,当地一些重大疾病的患者经常要奔波到外省,费时费力。这一天,孙教授在门诊遇到一位40多岁的宫颈癌患者,原本她打算去外地手术,但在得知给她看诊的是上海来的专家时,她毅然选择在当地手术。为了这台“大手术”,孙教授和当地的医生反复讨论、商榷,克服诸多困难,最终成功完成中期宫颈癌的广泛子宫切除手术。“其实当地的医生都非常努力好学,我能看到他们在有限的条件下做无限努力的恒心,非常珍惜每一次手术学习的机会。药品缺乏,可以寻求藏药帮助;手术条件有限,就创造条件。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互相学习交流的过程。”谈及二十多年前的经历,孙教授说,最让她难忘的就是当地医生的那种朴实感、亲切感和上进心。尽管和上海相隔几千里,生活和气候有诸多不适应,但正如孙教授所说,“作为医者,就是要到患者最需要的地方去,地点不一样,但一样的是医者仁心。”

援藏人 王文君

援建时间:2000年6月-9月

2000年,王文君主任作为上海医科大学(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援藏医疗队的队长也来到了西藏自治区第二人民医院。王主任第一次为当地妇科患者带去了中西医结合疗法。在看到了实实在在的疗效后,不少患者也成了王主任的“粉丝”。有一次王主任患了感冒,再加上一些高原反应,大家都劝她先停诊一次,可她却坚持要去门诊,“因为我知道上次来开药的病人,这次还会来找我,不能让她们白等。”果然,就有一位盆腔炎患者早早就等待在诊室门口。等到援藏工作结束以后,王文君主任给当地医生留下了不少红房子医院的诊疗常规、中药方,直到今天还在使用。不久前,还有藏族患者专门赶到红房子医院进行中西医结合治疗。其实,对于来自上海的医生们来说,和高原环境“做斗争”贯彻始终。在一次全子宫切除手术中,手术刚进行到一半,王主任就感到缺氧而无法站立,她坐下来吸了氧后继续坚持完成手术。“其实一到那里,我们的高反都还挺重的,但是当地医院很照顾我们,连饭菜都是送到我们面前,不让我们有过多运动,一个礼拜后才开始展开医疗工作。也正是他们这份亲切,让我们能更加轻松、大胆地展开工作。”回忆起那段难忘的援藏经历,王文君主任说,是对一个医生最好的锻炼,如果有机会,还是鼓励年轻医生参与其中!

援藏人 李儒芝

援建时间:2015年8月-2016年8月

2015年8月李儒芝主任接受援藏任务,来到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担任妇产科学科带头人,全面负责妇产科的医、教、研工作,援建工作结束后荣获复旦大学十大优秀医疗援建工作者。进藏第二天,他就不顾强烈的高寒缺氧反应,与科里每位医生促膝长谈,及时了解科室现状。而后,他又克服高原缺氧带来的头痛、失眠等不适,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在李主任的指导下,妇产科的各种管理制度和诊疗规范逐渐建立,产科开始进行孕期OGTT检查、甲状腺功能检查和胎心监护等检查,妇科内分泌疾病的诊疗技术、阴式全子宫切除术、复杂的开腹全子宫切除术和腹腔镜附件手术也开展起来。每次遇到危重孕产妇抢救,李儒芝主任总是冲在第一线,把很多“不可能”变为“可能”。2015年11月有一名产妇在乡镇卫生院难产两天,生命垂危,凌晨4点被送至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接到电话后,李儒芝主任立即从驻地赶到医院组织抢救。紧张的抢救整整持续了5个多小时,最终产妇平安产下一名男婴,母子平安。参与救治的护士说,她们都觉得没希望了,但是李儒芝老师用精湛的技术硬生生从鬼门关抢回了这对母子。还有一次,一位临产的孕妇在3天内辗转多家医院都没有分娩,最后在生命垂危之际来到了日喀则人民医院,经过检查李主任发现孕妇腹中是一对已经死亡的连体胎儿,子宫下段部分撕裂伴严重感染,孕妇生命危在旦夕。他第一时间组织紧急剖宫产,将胎儿取出并行子宫下段修补术。产妇术后出现感染性休克,为抢救患者,李主任及其同事在IIU守护了7天,最终患者转危为安。李儒芝主任带给雪域高原的不仅是上海先进的医疗技术,更多的是无私奉献和关怀患者的敬业精神。

援藏人 王超

援建时间:2016年6月-2017年7月

2016年,我院病理科王超医生随上海市第八批援藏队共赴日喀则执行援藏任务。家中父母年迈又都在外地,妻子工作繁忙,儿子的小升初还没准备,作为家里的“顶梁柱”,王超纵然有一万个不放心,在机场挥别了妻儿后,毅然踏上援藏路。作为组团式医疗援藏以来第一个援助日喀则的病理医生,王超没有任何前人的经验可以借鉴,所有工作完全从零开始。面对不少“待改进”的管理、操作,他手把手带教起科室里唯一的两位青年医生,从最基础的着手,在夯实理论知识的同时,加强病理取材、切片、染色培训,哪怕是吃饭休息的时间还在交流。“我总想在有限的时间里,教给他们更多的东西,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总觉得还能多做一些、再做一些”,与此同时王超还帮助年轻医生争取到了到上海进修的机会。在整理编写病理申请单和标本的验收流程的同时,王超制定了病理查房制度,要求病理医生亲自到病房去查看病人。在这一制度的保障下,科室成功做出一例腋下转移性恶性黑色素瘤和一例腹膜后转移性精原细胞瘤的正确诊断,这个原本只有3个人的“小科室”迈出了一大步。2016年10月,在当地医院和红房子医院的支持下,病理科成功举办了“2016年首届西藏-上海妇科液基细胞学诊断暨阴道镜技术学习班”,期间邀请了国内顶级的妇科临床及妇科病理专家授课,并引进了价值近百万的进口仪器和耗材,从而顺利开展妇科液基细胞学检查这一新技术,为日喀则乃至西藏地区妇女的宫颈癌防治筛查做出贡献。援藏期间,王超也荣获了2016年-2017年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工作荣誉证书、日喀则市优秀援藏干部人才称号。

援藏人 陆子赟

援建时间:2017年7月-2018年7月

2017年6月,检验科的陆子贇医生作为上海市第三批“组团式”医疗援藏队的一员,来到西藏。此时恰逢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新院区搬迁、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评审,工作任务艰巨。作为当地检验科里唯一对于LIS系统有直观认识和了解的医生,陆子贇顺利完成了新院区的信息系统联机工作。为了达到三甲医院检验科相关的布局要求,陆子贇与上海的同事、当地医生反复沟通、共同协商,确定操作台面,相关装置的选材、尺寸、位置。在招聘新员工时,陆子贇又和当地同事一起,共同制作科室未来三年发展人才引进计划。为了加快创建工作,探亲假都没有结束,陆子贇就提前返藏,投入新一轮工作。为了和时间赛跑,陆子贇和当地同事加班加点,不断改善检验科现有的设备仪器和检验检测项目的组合模式,将之前较为原始的报告模式向电子化模式靠拢。“尽管是作为援藏医生加入他们,但工作起来,就觉得自己是他们的亲人、战友,有很强的荣誉感。”终于,在所有人的努力下,日喀则市人民医院顺利通过了三级甲等医院的评审工作。对于援藏工作,一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对于家人和故土的思念,一年又是漫长的,在这期间,陆医生荣获日喀则市人民政府荣誉状。从刚到时对当地医院的一知半解,到离开时的深入了解;从对恶劣高原气候的水土不服,到对美丽日喀则的依依不舍,陆子赟说,自己爱上了那片土地的热情和淳朴,他也将带着这些光和热造福更多患者。

援藏人 朱澍

援建时间:2019年7月-2020年8月

2019年7月,财务科朱澍同志作为上海市第九批援藏干部第五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的一员,开展了为期一年对口支援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人民医院的工作。在担任日喀则市人民医院财务科主任期间,朱澍克服了当地恶劣的气候环境和身体不适,迅速地适应了西藏地区的工作特点和习惯,并积极发挥专业优势、在带动当地团队能力素质提升的同时,进一步建立和规范了各项规章制度,加强了财务审核,提升了财务管理水平。为了保证制度的有力执行,朱澍规范了人员的管理,推行了小组化管理模式,同时开设了每周固定的窗口巡查日,倾听窗口人员的想法和工作上遇到的困难,逐个进行解决或上报院领导,架起了上下沟通的桥梁。他推行的一系列举措不仅获得了科室人员的信任,更是有力地推动了工作的开展。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作为奋斗在抗疫一线的窗口科室,防护用品必不可少,但却十分紧缺。为了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确保工作的有序进行,朱澍通过各种渠道购买了1000只口罩分发给科室每个同事,及时提供了物资保障。同时,在他的带领下,财务科全体职工积极响应上级防控部署,主动放弃休假,全部返岗,迅速启动应急预案,全力抓好疫情摸排、隔离阻断、稳定安抚各项措施,第一时间筑牢了窗口防控安全线,做到守土有责、守土担责、守土尽责。一年的援建,朱澍把上海的援藏精神留在了西藏,把红房子的管理模式留在了西藏,他代表医院、代表复旦圆满地完成了援藏任务。他也因此荣获了2019-2020年度日喀则市人民医院优秀援藏干部、2019年度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最佳援藏干部、第五批“组团式”医疗队优秀队员等称号!

援藏人 刘庆荣

援建时间:2020年8月-2021年8月

刘庆荣同志也是我院财务科的一名援藏人,今年8月刚完成为期1年的援藏任务,并荣获2020年度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最佳援藏干部称号。作为一名地地道道的上海人,习惯了南方气候,刘庆荣一到西藏就感到了强烈的“不适应”。白天光照刺眼,夜晚冷冻难眠,日常面罩吸氧,冬天空气湿度接近百分之零,干燥脱发,四五月天外飞雪,恶劣的高原气候无不在对他的身体提出挑战。因为难以适应环境变化,今年4月份,医疗队遭遇大规模流感病毒侵袭,大部分队员都出现高烧、咳嗽等现象,刘庆荣的最高体温也达到了41.7度,在其他队员细心照顾下,他在宿舍静卧两周才完全康复。但是他一刻也不敢放慢援助的脚步,思考怎样从原先的简单“输血”向自身“造血”迈进,实现从“技术援助”到“人才建设”的援藏工作新模式。开展新版绩效考核方案、培训财务基础知识、进一步实现当地医院移动信息化……他一步一个脚印。可就在此时,上海传来了足以让他崩溃的消息。一直疼爱他的父亲去世了,相隔几千里,日日夜夜对家的思念,他甚至都没赶上见父亲最后一面。回沪料理父亲的丧事后,他来不及陪伴妻儿,安抚亲人,而是把悲痛和思念深埋心中,义无反顾回到日喀则。如同刘庆荣在援藏日记里写的那样“我们每一代援藏干部都应该有这样的使命感,哪怕忍受缺氧,哪怕忍受孤独,也要把热情,献给这片神奇的土地。”

致敬可爱的援藏人!

资料来源:党办

编辑整理:沈艳、李妙然

————————

这篇文章图片及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用于交流、学习和研究。如文章资料内文字翻译有错误或侵权错误的讯息,请联系删除及修正。

————————

让您每天便捷领取千万款超值淘宝、天猫、拼多多、京东商品优惠券。

马上来取购物优惠券:

大券客优惠商城平台

————————

核心关键词 :

“俞瑾”,”援藏”,”医院”,”西藏”,”工作”,”援建”,”王超”,”日喀则市”,”援藏干部”,”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