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6岁女童遭亲妈虐待案将开庭 父亲:嘴唇都被烧没了

摘要描述:

2021年10月13日,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陈某威、刘某彦(女)故意伤害、虐待一案,并于当日进行了宣判。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威使用暴力等手段多次故意伤害被害女童身体,致被害女童一处重伤、十处轻伤,且经鉴定构成多处伤残,其行为确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

2021年10月13日,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陈某威、刘某彦(女)故意伤害、虐待一案,并于当日进行了宣判。

经一审审理查明 ,2020年2月至5月,被害女童佟某某(时年6岁)在与被告人刘某彦(佟某某母亲)及被告人陈某威(刘某彦男友)共同生活期间,频繁遭到陈某威采用各种暴力等手段实施的伤害及虐待。刘某彦身为佟某某的法定监护人,未有效阻止陈某威,不仅一再放任陈某威的行为,而且时而参与殴打、虐待佟某某。

2020年5月中旬的一天,陈某威给佟某某洗澡时,故意将水温反复调至最高和最低档位浇淋佟某某,将佟某某烫伤,直至伤口感染严重,二被告人才将佟某某送往医院救治。经鉴定,佟某某身体损伤程度为一处重伤二级、五处轻伤一级、五处轻伤二级、一处轻微伤。

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认为 ,被告人陈某威使用暴力等手段多次故意伤害被害女童身体,致被害女童一处重伤、十处轻伤,且经鉴定构成多处伤残,其行为确已构成故意伤害罪;陈某威与被告人刘某彦系同居关系,其在与刘某彦及被害女童共同生活期间,以殴打、体罚、冻饿等方式,长期、频繁对被害女童进行摧残、折磨,情节恶劣,其行为亦构成虐待罪,应依法数罪并罚。

刘某彦身为被害女童的法定监护人,虽曾带被害女童躲避陈某威施暴,但终未采取有效措施阻止、防范,而是放任陈某威伤害、虐待并时而参与其中,其行为亦分别构成故意伤害罪、虐待罪,应依法数罪并罚。在共同伤害犯罪中,陈某威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虽其认罪悔罪,但陈某威故意伤害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且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不足以对其从宽处罚。在共同伤害犯罪中,刘某彦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真诚悔罪,认罪认罚,依法可以对其减轻处罚。

综合考量二被告人的犯罪对象、犯罪动机、手段、情节、后果、社会危害性及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等,为切实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依法惩处侵害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的犯罪,经合议庭评议和院审判委员会讨论,依法作出判决:被告人陈某威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被告人刘某彦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陈某威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佟某某人民币202767.35元。

宣判后,被告人陈某威、刘某彦当庭均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此前新闻

抚顺6岁女童遭亲妈虐待案将开庭 父亲:嘴唇都被烧没了

近日,辽宁“抚顺6岁女童遭亲妈及其男友虐待”一案有了新进展。10月12日,女童的父亲佟先生告诉记者,该案原定于12日开庭审理,但因故取消。

家属代理律师、辽宁必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杜振家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今天(12日)原定开庭审理的是“我们要求撤销孩子生母刘某监护人资格这部分”,临时调整为延后审理,13日上午将开庭审理该起虐待案的刑事附带民事部分。

律师杜振家还称,截至目前,刘某及其男友陈某威没有进行过任何道歉和赔偿。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2011年,佟先生经朋友介绍认识刘某并成婚,2018年12月两人离婚,孩子跟了刘某。知情人士透露,2019年11月,刘某通过网络认识陈某威,之后二人确立恋爱关系,刘某带着孩子与陈某威同居,三人共同居住在顺城区某地。

2020年2月至5月,在刘某的住宅以及陈某威本人租住的房屋内,陈某威多次以各种理由用热水烫、用拳脚和洗衣板殴打、用钳子拔牙等方式伤害童童(化名),造成童童身体严重烫伤、多处骨折。

同时,陈某威还对童童用针刺入大腿、让其睡地砖、不给盖被、长时间跪洗衣板、用烟头烫其身体、逼迫其吞咽烟头、吃猫粮、吃猫屎、不给饭吃等残忍手段,造成童童体表多处损伤,并且不及时将其送医救治。

▲童童体表烫伤被评定为重伤二级 受访者供图

刘某在陈某威殴打、虐待童童时,不仅不当场进行阻止,反而伙同陈某威一起殴打童童,还不及时送其就医。2020年5月21日,因感觉童童伤势严重,两人将其送至医院。同时谎称孩子治病需要钱,向童童姥姥讨要医药费,后孩子姥姥赶到医院后发现外孙女伤情后报警。事后,刘某以及陈某威分别因虐待罪及故意伤害罪被检方批准逮捕。

佟先生告诉记者,事情发生近一年来,童童一直在接受心理疏导,并且已经开始上学。“总体来说恢复的还可以,原来做噩梦喊都喊不醒,现在虽然也会做噩梦,但没有以前那么严重了。”

“(童童)现在睡觉还要开着灯睡,比如插个小夜灯。前一阵挺好的,都能自己睡了,但这两天又开始有些害怕,自己睡觉时会跑过来。”佟先生称。

佟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童童经治疗后脸部仍有伤痕,“最明显的是嘴部,被打火机烧的嘴唇都烧没有了。她现在还小,不懂这些,但过几年到青春期就不敢保证了。”

对于此次开庭,佟先生气愤地说,“哪有啥诉求,严惩就完事了。”

抚顺6岁女童遭亲妈虐待 姥姥报警收威胁:我死了要拉垫背的

腿被扎进三根缝衣针,被用开水烫头,全身多处骨折,颅脑损伤淤血,唇尖被用防风打火机烧裂,大小便失禁……辽宁省抚顺市的李华(化名)怎么也想不到,短短几个月没见的外孙女,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

今年5月,李华接到女儿电话告知,外孙女童童被烫伤了,正在医院抢救,生命垂危。

李华赶到医院时,童童全身大面积烫伤,红色的烫伤痕迹布满全身,头上裹着纱布,手臂缠着绷带。

10月28日,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见到,这个女孩已经出院,在家养伤。5个多月后,她身上的烫伤处已结痂,红褐色的增生疤痕像蚯蚓一样爬满前胸和后背,头部出现多处圆点状斑秃,毛囊已经坏死。她能够勉强下床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胳膊不能弯曲自如。

警方逮捕的犯罪嫌疑人,是孩子的生母刘某彦及其的男友陈某威。

童童的父亲告诉记者,一定要向法院申请,夺回孩子的监护权 。

孩子被严重烫伤。受访人供图

全身十余处骨折,随时出现呼吸、心跳骤停等生命危险

孩子姥姥回忆,她去年9月得知女儿女婿已经协商离婚。二人2011年结婚,2014年生了童童。孩子出生后,姥姥经常帮着带孩子。知道女儿离婚后,姥姥更关注外孙女,经常接送孩子。后来,姥姥知道女儿交了新男友,但并未见过面。

今年3月,接外孙女回家时,姥姥发现童童胳膊上缠着纱布,女儿说孩子是下楼梯摔骨折的。童童住在姥姥家的十天里,有点疑心的姥姥4次悄悄问她是不是有人打的。

“是自己摔的。”童童回答。

姥姥信以为真,因为孩子没有哭闹或其他部位受伤等情况。

她唯一有点奇怪的是,外孙女非常容易饿。姥姥做的饺子,童童吃完一顿,过一会还要吃。姥姥本以为自己做的饺子好吃,后来才知道,是孩子经常挨饿,被罚跪洗衣板,只能吃猫粮,所以到姥姥家之后才一直喊饿。

3月中旬,女儿把孩子接走,姥姥一直后悔。她说,要是发现有一点苗头,自己也不会让女儿把孩子接走,“早就报警了”。

“你带10天,再把孩子给我送回来,我带10天。互相带,谁也不累。”女童姥姥告诉女儿。

但她考虑到,之前打工的女儿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一直没工作,在家也是闲着,多带带孩子也正常。

外孙女被带走后,很多次,姥姥想跟女儿视频聊天,都被拒绝了。女儿告诉她,“放心吧妈,不用惦记,孩子都挺好。一切都正常”。

“我能不相信吗?”姥姥说,那是自己的亲女儿、外孙女的亲妈。“我女儿以前对孩子也挺好,虽然脾气不好,和我关系一般,但我也没想到她心这么狠。”

她记得,4月份有一次电话接通了,童童还在电话里说:姥姥我正出去玩呢,挺开心。

5月22日午后,姥姥接到女儿电话,得知童童在沈阳住院,在重症监护室里抢救,女儿的说法是“洗澡被热水烫了,还滑倒摔骨折了”。

姥姥借了5万元,打车赶到医院,她认不出外孙女了:孩子一直在哭喊,头上身上都包着绷带,嘴唇肿了,腿上都是黑点,能看出来像烟头烫的。

医生透露,童童是在受伤9天后才被带到医院,已有生命危险,身上多处骨折,新伤加旧伤,大腿里还有一根缝衣针。

根据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诊断,童童当时肋骨骨折,多发骨盆骨折,顶骨骨折,陈旧性尺骨远端骨折,股骨颈骨折,胸椎骨折等十余处骨折,此外还有中度烧伤,股部浅表异物(钢针),脓毒症,创伤性硬膜外出血,重度贫血,低蛋白血症,呼吸道合胞病毒感染等。

医院下的病危通知书称,童童病情危重,随时可能出现呼吸、心跳骤停等生命危险。

医院的诊断。受访人供图

“你可以报警,我死了也得出去找几个垫背的,不整死一个两个都白活。”

姥姥称,医生暗示孩子有受虐待可能。5月28日手术前,姥姥提出孩子在医院的监护人由女儿变更为自己。

孩子接受麻醉前,趁着女儿不在身边,姥姥偷偷问:“宝宝,现在就姥姥在身边,你别害怕,说实话,你怎么烫的?”

外孙女告诉她,是陈某威按住自己,用热水烫的。胳膊也是他掰断的。针也是他扎的,大腿里其实有三根针,后来被妈妈拔出来二根。四颗牙也是被他用钳子拔掉的。

“如果当时没变更监护人,我还蒙在鼓里,孩子当她妈面不敢说。”姥姥要报警,跟女儿吵翻了。

随后,姥姥收到一条从女儿手机发来的微信:“我什么脾气你很清楚,你想让我活,这件事之后别再问了,你可以报警,你看我怎么做吧,我死了也得出去找几个垫背的,不整死一个两个都白活,这是你逼的。”

微信聊天截图。受访人供图

姥姥不确定这微信是女儿还是陈某威发的。她随即报警,二人被逮捕。

6月12日,刘某彦以涉嫌虐待罪被捕。就在三天前,童童从医院出院,她甚至不想回家,觉得在医院最安全。

童童姥姥抱着孩子打车从沈阳回到抚顺。回家后,姥姥多次问孩子问为啥挨打而不说。童童回答说,陈某威说他是“世界大王”,她要是把挨打的事情告诉别人,“全家都得死”。

10月16日,姥姥带着童童去复查,被告知孩子的股骨头有可能坏死,如果坏死则需要更换,要等孩子成年以后才换,后续治疗费用无法确切估计。此外,孩子唇尖被烧坏,已经毁容,难以恢复,治疗费用也很高。

父亲要求夺回抚养权

孩子父亲佟亮非常后悔,此前协商离婚时,将孩子抚养权交给前妻。他说,当时协议离婚,因为自己没有房子,童童妈有房子,考虑到孩子上学需要,就让刘某彦获得了抚养权。离婚后,虽然抚养权归刘某彦,但自己一直带孩子,住在孩子姥姥的一处房子,刘某彦不怎么过去。一直到今年初,吵过一架后,自己被撵走。

孩子姥姥说,孩子和爸爸感情很好,出事后,佟亮6月份一直住在她家里,每天晚上都陪着孩子。

童童一家获得了当地法律援助中心提供的法律援助。法律援助律师、辽宁必达律师事务所负责人杜振家告诉记者,根据他了解的案件进展,现在刘某彦、陈某威二人还在看守所,检察院已经对他们提起公诉,开庭日期尚未确定。侦查机关委托第三方对童童做的伤情鉴定结果为:1处重伤、8处轻伤,重伤二级。

杜振家说,佟亮会依法申请剥夺刘某彦的抚养权,变更抚养关系。按照法律,监护人一旦被判刑,失去监护能力,对孩子尽不到监护义务,另一方可以申请变更抚养关系。监护人对未成年人实施不法侵害,也不适合做监护人。

这位律师说,刑法在处理故意伤害和虐待罪当中有一个原则性界限,如果是家庭成员造成轻微伤害可能按虐待罪,但本案陈某威不是亲属,且造成重伤二级,应按故意伤害罪,且加上虐待罪数罪并罚。法官在量刑时也会考虑到社会危害性,考虑犯罪手段是否残忍、民愤是否激荡、造成的社会后果是否严重。

佟亮记忆中的童童,是个喜欢唱歌的孩子,学了1年多的芭蕾舞,还喜欢游泳、画画、打乒乓球,性格活泼开朗。但出事后,他再次见到女儿,看到孩子全身都包着纱布,第一眼都没认出来。他注意到,童童现在性格变了,也不爱说话,晚上经常做噩梦和哭闹。

“孩子头部有颅骨骨折,淤血,有时突然疼,一天好几次。童童说愿意跟我在一起,永远不分开。”佟亮说。

童童的遭遇得到了当地爱心人士的关注,记者采访期间,抚顺市“家有儿女宝妈群主”张晓红带着57位母亲捐出的3000元钱和一些玩具来看望孩子。

“不能理解一个亲妈怎么能对女儿下这种毒手或者看着后爸对孩子虐待不管,我心里特别难受,很多宝妈都哭了,童童遭受这么大的痛苦,希望她能早日康复,以后能开开心心每一天。”张晓红说。

抚顺市妇联表示,对受害女童的遭遇深感痛心,对虐待女童行为表示愤慨。妇联向司法机关提出了依法严惩、尽快审理、慎重选择监护人、避免二次伤害等建议,呼吁关爱女童健康成长,坚决支持司法机关依法从重打击虐待未成年人犯罪行为。妇联组织将协调有关部门和社会爱心资源,为受害女童的救治和后期治疗等提供切实有效的帮助。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规定,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者有虐待子女行为的情形,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应予支持。

“我不敢想象前妻会做出这种事,我很愤恨。刚看到孩子时我不敢哭,就去厕所偷着哭。我非常后悔把孩子交给她妈。”佟亮说,自己一定要向法院申请夺回孩子的抚养权,就算再穷再苦,也一定要带着孩子。

来源:抚顺中院、红星新闻、中国青年报

对此次案情的判罚您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

这篇文章图片及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用于交流、学习和研究。如文章资料内文字翻译有错误或侵权错误的讯息,请联系删除及修正。

————————

让您每天便捷领取千万款超值淘宝、天猫、拼多多、京东商品优惠券。

马上来取购物优惠券:

大券客优惠商城平台

————————

核心关键词 :

“童童”,”陈某”,”姥姥”,”刘某”,”女童”,”孩子”,”医院”,”虐待”,”女儿”,”虐待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