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 73 jaar het die Ministerie van Nasionale Veiligheid onlangs 'n hoogs geheime lêer vir die eerste keer ontsyfer-Central Intelligence

"★ Probeer om die produk te soek wat jy wil koop!★"

"★Amazon produk afslag!!★"

Samevattende beskrywing:

时隔73年,国家安全部近日首度解密了一份绝密档案——中央情报部电台《逐日工作报告表》。这份电台《逐日工作报告表》,清晰记录了李白烈士被捕当晚,中央情报部电台与李白电台“峰台”的最后通联情况——1948年12月30日零点——“他说我们声音小,我们的另一份报正在发,忽然听到他急促的出来拍,叫等一等,随着就拍出再见···—·—’,时间是1:50,后来再也没出来了。”

--------

  “滴滴滴、嗒嘀嗒。”

  “我等了半天,他匆匆忙忙又发了一个信号。”

  “意思就是,再见。”

  烈士被捕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同志们,永别了,我想念你们。”

  ——这是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上海秘密电台负责人李侠被捕前,发出的最后一封电报。

  1948年12月30日凌晨,李侠的原型李白,在向西柏坡发出了最后一封电报后,被国民党逮捕。潘汉年情报系统在上海的主要秘密电台“峰台”被破坏。李白在狱中坚贞不屈,直至1949年5月7日,英勇牺牲。

  李白被捕的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发出的最后一封电文内容,又具体记录了什么?

  尽管李白的故事一次又一次被搬上银幕、舞台、荧屏,然而真实的情况一直不为世人所知。

  时隔73年,国家安全部近日首度解密了一份绝密档案——中央情报部电台《逐日工作报告表》。随着这份档案的解密,与李白并肩作战的战友、“峰台”最后发出的话语、精心动魄的一夜之后发生的故事,终于和人们相见。

  这份电台《逐日工作报告表》,清晰记录了李白烈士被捕当晚,中央情报部电台与李白电台“峰台”的最后通联情况——

  1948年12月30日零点——“他说我们声音小,我们的另一份报正在发,忽然听到他急促的出来拍,叫等一等,随着就拍出‘再见··· —·—’,时间是1:50,后来再也没出来了。”

  记录显示,当天零点到2点20分,西柏坡共抄收4份电报,发出1份电报。

  报告表“值班人”一栏,写着“将安”两个字。据考证,其中“将”字代表的是当晚西柏坡电台的值守人员——李康将,“安”则是当时的实习报务员。

  那天夜里,他突然加快了发报速度

  李康将,出生于1928年,今年93岁,党龄65年。

  她的家族里走出了4位隐蔽战线革命工作者。父亲和母亲都是中共优秀情报人员。姨母是著名的左翼作家关露,受党组织派遣,先后打入汪伪特务总部76号和日本特务机关主办的刊物,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情报工作。而她本人,长期从事党的无线电台工作,直到1985年从国家安全部离休。

  “当年我被派到(中央)军委电台,后来被派到总台(党台),负责联络隐蔽战线上的电报业务。”作为中央情报部电台的报务员,她一直负责和上海“峰台”进行联络。虽然没见过面,不知道对方是谁,但长期的配合,让她能够准确把握李白的发报“性格”。

  “因为联络熟了,就比较熟悉他的手法。比方说他规定的是一个频率,但他不准确地出现在那里,我能够在规定频率的周围把他找到。”

  正是因为这一对不见面的战友间的默契,1948年12月30日凌晨,李康将如约与“峰台”联络时,她敏锐地感知到了这次收发电的异常。

  为了让西柏坡电台能够一次性抄收准确,“峰台”每次发报时都很慢。可那天夜里,李康将收报的过程中,发现对方突然加快了速度。

  “发报的当中他突然停了,匆匆忙忙打出一个‘等一等’的信号,那我就等,等了半天也没出来给我发信号。”

  “他匆匆忙忙又发了一个信号。滴滴滴、嗒嘀嗒。意思就是,再见。”

  联络表上最后的记录是——“停止守听”

  身在西柏坡的李康将,并不知道“峰台”发生了什么,只能如实地记录下当天对方失联的情况。

  此后的23天里,根据中央情报部的指示,李康将在每天的零点至1点15分,坚持在电波里寻找“峰台”的消息,但始终杳无音讯。

  在连续写下20多个“未听到”后,关于“峰台”的记录停在了1月23日这天,联络表上最后的记录是——“停止守听”。

  后来,党中央收到潘汉年情报系统密电:李白夫妇被捕,“峰台”被破。“再见”是李康将收到“峰台”的最后两个字,也成为了李白留给历史的真实绝笔。

  “对我们联络电台这个对象,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组织上也不会告诉我们。直到电影上映,我才知道了李白和他更多的故事,还有那声‘再见’的意义。”此后的73年间,李康将时常会想起她这位素未谋面的战友。

  “很难过,很痛心。如果我有机会能够见到他,我的确是想跟他亲切地握手拥抱,向他表示敬意。但是啊,没有可能了……”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党中央决定,给健在的党龄达到50周年、一贯表现良好的老党员颁发“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李康将也是获得此荣誉的老党员之一。

  她说,有许多战友牺牲在了隐蔽战线上,没能走到今天,“这枚纪念章不是给我个人发的,我是代表这些战友领奖章的。”

  “我93岁了,中国发生的很多大事,我都经历过。如果身体还能允许我多活几年的话,我希望跟党走得更远,看到的成就更大。”

  来源 |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Verantwoordelike redakteur: Chen Yan SN225

--------

Die foto's en materiaal van hierdie artikel kom van die internet en word gebruik vir kommunikasie, leer en navorsing.As daar foute of oortredingsfoute in die teksvertaling in die artikeldata is, kontak asseblief vir skrapping en regstelling.

--------

Hiermee kan u daagliks tienmiljoene waardebonnen ontvang vir Taobao-, Tmall-, Pinduoduo- en JD-produkte.

Kry nou koepons:

Groot kaartjie afslag winkelsentrum platform

--------

Kernwoorde:

“李白”,”峰台”,”李康”,”电台”,”电报”,”联络”,”中央情报部”,”被捕”,”12月30″,”西柏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