תכונה | קריסת הדירה במיאמי: "פצצת זמן" בת 40?

"★ נסה לחפש את המוצר שאתה רוצה לקנות!★"

"★ הנחות על מוצר אמזון!!★"

תיאור סיכום:

雷暴不仅使得原定于24日召开的有关尚普兰塔南公寓楼垮塌的新闻发布会被迫推迟,连迈阿密-戴德消防救援队发言人埃里卡贝尼兹(ErikaBenitez)也表示,搜救人员至少有两次因为附近的雷击不得不停下搜救行动。

--------

  原标题:特稿|迈阿密公寓倒塌事件:一枚40年前的“定时炸弹”?

  6月24日,凌晨1点20分,整个瑟夫塞德都在沉睡中。

  几分钟后,正在睡梦中的玛丽安·洛佩兹和阿尔弗雷多·洛佩兹被巨大的轰隆声吵醒,但他们并未太在意。佛罗里达夏季多雷雨,这声巨响可能只是又一场暴雨的序章。

  然而,随之而来的第二次轰隆声让玛丽安开始不安,他们的床开始随着巨响震动起来,整个公寓的地板都发出吱嘎的声音——公寓楼在颤抖。

  “会是地震吗?”玛丽安告诉当地媒体《迈阿密先驱报》,这已经是她和丈夫住进这栋公寓楼的第22年了,他们从未遇到过这样严重的灾害。

  洛佩兹夫妇卧室的窗户正对着瑟夫塞德的柯林斯大道,被吵醒的阿尔弗雷多起身透过窗户向外看,除了厚厚的尘雾,什么也看不到。他猜测着是否隔壁的旅馆发生了爆炸,不然如何解释这遮天蔽月的灰尘?

  “发生什么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已经成年的儿子跌跌撞撞地冲进他们的房间,十分震惊。洛佩兹夫妇对视一眼,从对方眼里只看到和自己一样的茫然,显然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几分钟后,阿尔弗雷多打开了公寓的门,尘土消散,眼前的场景清晰得可怕——仅仅1.5米之外,整个走廊被直接截断,本该是邻居家大门的位置,现在只有滚滚的尘土、星光暗淡的天空和一片黑暗的海滩。

  以色列侨民事务部长纳赫曼·沙伊(Nachman Shai)及其家人也偕一支人道主义代表团前往了现场,看到一片废墟后,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时间越长、找到生还者的可能性就更渺茫。

  “但不要放弃希望……有时奇迹会发生,我们犹太人相信奇迹。”他说道。

  苏珊·谢尔的医生布拉德·科恩仍被埋在废墟下,虽然已经错过搜救的黄金72小时,但她仍然相信布拉德还活着。

  “她们目前还没有得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苏珊的女儿蒂凡尼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但是她们仍抱有希望。”

失踪者家属失踪者家属

  然而,紧张的工作并没有取得有效的进展。

  “搜救进度很慢。”蒂凡尼28日告诉记者,她注意到废墟之中有多处闪着火光,她可以听到消防员们大声呼喊提醒各处的火情。

  在尚普兰塔南公寓楼垮塌后的几个小时,一场暴风雨袭来,这预示着之后的救援不会轻松。雷暴不仅使得原定于24日召开的有关尚普兰塔南公寓楼垮塌的新闻发布会被迫推迟,连迈阿密-戴德消防救援队发言人埃里卡贝尼兹(Erika Benitez)也表示,搜救人员至少有两次因为附近的雷击不得不停下搜救行动。

  根据职业与健康管理局的规定,若工作现场附近出现雷电天气,或雷声从头顶传来,工人必须停止工作,直到在最后一声雷鸣30分钟后,才可以恢复工作。

  “失联住户的家属们都急切地想得到一个结果,这让人感到很难过。但我理解救援队需要在确保一切安全的前提下开展搜救。”

  “之前我们处理的大多是飓风造成的房屋垮塌。这次垮塌的公寓楼有12层,就像一个巨大的松饼。移动任何一块都有可能造成另外一块的移动,对幸存者来说,任何的移动都有可能是致命的。”来自佛罗里达第一特遣队的救援人员菲尔(化名)向澎湃新闻解释了这次搜救的难点,“我们花了一到两天抑制时不时发生的火情,这不是单单往上浇水这么简单,你往废墟上增加的任何一点重量都有可能影响结构的平衡,造成二次垮塌。”

  事发后三天内,佛罗里达州八个隶属于联邦紧急措施署(FEMA)的特遣队(FLTF1-8)先后全部抵达现场展开为期7天的救援。八个特遣队采取12小时轮班制,以保证救援工作可以24小时持续开展。救援由菲尔所在的第一特遣队领导,该队伍曾参加过2001年“9·11”恐怖袭击搜救工作。

  此外,截至6月30日,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多地的救援队伍都聚集到了垮塌事故现场进行搜救,他们已经在废墟中清除了超过300万磅(1360吨)的碎片。

  “救援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听见过幸存者的呼声。但当救援进行到眼下这一步,我们更多需要依靠仪器和救援犬来定位。”经过12小时不停歇的搜救,菲尔的声音很疲惫,“我们的任务是把所有埋在废墟下的人带到他们家人的身边,我们会一直工作,直到实现这个目标。”

  存疑的大楼质量

  此次垮塌事故涉及面积巨大,事前却毫无预警。尚普兰塔南公寓楼究竟为何会遭遇“结构性雪崩”,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也引发了各种讨论。

  《纽约时报》报道曾指出,该大楼垮塌时呈现的“分段式垮塌”现象或由多种原因导致——包括设计缺陷、建楼时(40年前)的建筑规范下所允许的结构不够牢固等。不过,如若没有一些关键性的故障点,这种大面积的垮塌是“极不可能发生的”。

从左至右为尚普兰塔南公寓楼垮塌顺序从左至右为尚普兰塔南公寓楼垮塌顺序

  在反复观看、检查记录了事故发生经过的监控视频后,相关调查人员初步确定了几个较为可能的“故障点”。

  造成此次“结构性雪崩”的可能因素有地下室支柱遭腐蚀、地基深桩沉降、海平面上升、屋顶施工等。

  至于是其中一个因素直接导致了此次事件,还是多重原因的叠加致使了事故的发生,随着各种观点和证据频出,讨论也在逐渐展开。

  “根据网上资料了解看,海平面变化(地下水位变化)有可能会导致楼体不均匀沉降,进而导致垮塌,而屋顶施工之类的活动很难引起这样的垮塌。”针对此次事件的发生原因,一位不具名的中国某建筑央企工程师向澎湃新闻表示。

  就读于同济大学土木工程系的一位研究生则告诉澎湃新闻,“不考虑施工质量问题的话,我觉得这种部分垮塌应该是垮塌部分底部支撑结构突然被破坏了,或者该部分地基发生了大的沉降。”

  尽管垮塌原因仍需进一步考察,但多名专家均已将关注点置于公寓楼底部——地下停车场乃至更底层的部分极有可能是引发此次“结构性雪崩”的起始点。

泳池承包商在公寓楼垮塌前拍摄的地下车库画面。泳池承包商在公寓楼垮塌前拍摄的地下车库画面。

  据《迈阿密先驱报》28日报道,就在事件发生的36小时前,一位商业泳池承包商曾参观过这栋大楼的地下区域,想要投标该大厦的泳池修复项目。

  他表示,尽管建筑的大堂和泳池区“并无特别之处”,但停车场“到处都是积水”,他还注意到积水较多之处的下方楼层也存在问题——钢筋被过度腐蚀、混凝泥土板也存在裂缝。

  “这不寻常。”该名承包商表示,尽管他工作多年去过“很多可怕的地方”,但这栋大楼底层如此缺乏维护的状态也使其震惊,积水量似乎也“不太正常”。该名承包商还发现位于地下车库南侧的水池设备室上方混凝泥土板中已受损,且钢筋已被腐蚀。

  另一线索也考证了引发事故原因另一个迹象——“建筑底层存在可能的腐蚀或其他损坏”。2018年,曾有一名咨询顾问发现一些警示性的证据,并发布了一份报告,该报告显示该大楼泳池平台下方的混凝泥土板有“严重的结构性损伤”;而大楼下方停车场的柱子、梁和墙壁均有“大量的开裂、剥落现象”。另有报道称,曾有住户在大楼垮塌前在泳池附近“看到了一个裂开的洞”。

  因此,许多结构工程师都将主要怀疑点放在了地下停车场的支柱受到严重腐蚀从而导致崩塌的可能性上。停车场内加固柱子的钢筋或是下方楼层的钢筋因被过度腐蚀而断裂,又或是使用了质量不合格的混凝土与钢材等都有可能是造成崩塌的原因。

红色区域为垮塌部分红色区域为垮塌部分

  “尽管施工质量可能会有问题,但一般不会有钢筋型号不达标这类问题,钢筋类型一般也会满足施工要求,比如防腐、抗震等,而且欧美发达国家法治相对更规范。”不具名的中国某建筑央企工程师分析道,“虽然各国钢筋强度等级设置、应用要求、抗震性能等方面的确不尽相同,但也是大同小异,建筑工程用的钢筋不属于高科技产品,此领域没有技术代沟,钢筋应该不属于垮塌问题的重点。”

  迈阿密当地一位工程师和混凝土修复专家也对大楼底部的受损情况表示担忧,他在查看该名承包商拍摄的照片之后对《迈阿密先驱报》表示,如果这些状况也同样发生在大楼的其他区域,则很有可能就是造成垮塌的原因之一。但他也警告称,不要急于得出结论,在此类“不对称”的建筑中,任何一部分的故障都可能导致大楼的垮塌。

  迈阿密所在的佛罗里达州是美国沿海地区中空气悬浮盐颗粒浓度较高的地区,海水对建筑造成的侵蚀也是目前作为可能因素正在进行调查的项目之一。结构工程师兼加利福尼亚州地震安全委员会主席吉·宫本博士(Kit Miyamoto)就此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

  这次垮塌是典型的“支柱失效”现象造成的,这表示原本支撑着大楼的一系列承重支柱失去了应有的作用,但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支柱失效”现象的出现,需要等待联邦和州政府层面工程师的进一步分析。

  从事住宅设计的高级建筑师林涛也对澎湃新闻指出,靠海的建筑一般都会有抗盐蚀要求,例如其建筑材料需要抗腐蚀,如钢材、混凝土等,再例如海边的沙子就禁止被拿来建房子,因其容易腐蚀钢筋。“所有建筑都要定期维护加固,海边就要更注意一些。”林涛表示,具体还是看最终调查结果,侵蚀或许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但“老房乱改造”、“地下空洞”等因素都存在可能。

  中国南方某建筑设计公司的总工程师则对澎湃新闻分析称,一般来说,不均匀沉降或局部结构的受损,不会导致整栋大楼的整体垮塌,“大楼的整体垮塌一般都是梁柱结构的抗连续垮塌能力中的设计存在缺陷。”但该名工程师也强调,由于目前外界对现场情况的了解不够,是否与盐蚀等因素有关也无法去下结论。

  于美国某建筑事务所工作的一名建筑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从结构上看,这座建筑用的似乎是无梁板、基本只靠柱子支撑,“这样(建筑)本身承重、抗变形能力就不如有梁的,在载重超过一定范围之后就容易引起垮塌。”

  “许多报道说主要原因可能是钢筋被腐蚀,我感觉可能也是。”该名建筑师对澎湃新闻分析道,“以我的感觉,其他变量对结构的影响没那么大,用这种结构(无梁板)主要就是造价低。”但他也指出,垮塌可能涉及的因素太综合,甚至有可能是住的人过多,或载重超过上限,再加上钢筋年复一年被腐蚀,最终导致垮塌。

  “该栋建筑已有40年历史,具体还得在了解当年施工标准的情况下进行判断。”他对澎湃新闻强调。 

  在事发当地,还有许多类似的高层建筑群坐落在大西洋海岸,长年经受着飓风、风暴与海盐的不断侵袭。为了避免该建筑附近的相似建筑群、乃至南佛罗里达州大部分地区的建筑再次出现类似的情况,当务之急便是将事发原因调查清楚。

  此外,也有猜测指出该地区近年来的海平面上升或许也与这场悲剧有关,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指出,之前的一些相关学术研究报告显示,该建筑所在区域的整个海岸线都在以每年几毫米的速度沉降。不过,倘若建筑物内的深桩施工设计合理,应已为这种变化提供稳定性。

  曾经的“公寓热潮”

  不论涉事的尚普兰塔南公寓楼自身质量究竟如何,在建筑专家层层剖析该公寓楼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之余,关于其在何种时代背景下建成,又经历过哪些“风风雨雨”的线索也逐渐浮现——废墟掩埋的百十条生命,是否在为数十年前的不当建设与缺乏监管“埋单”?

  更为令人直冒冷汗的另一个事实正在浮出水面:当地还有多少在与尚普兰塔南公寓楼类似环境下建成的住宅?它们犹如“装上了超长引信的定时炸弹”,被插在了迈阿密这个美国东南部最大都市圈的各个角落。

  时间倒回20世纪80年代,彼时的迈阿密地区迎来了一波移民热潮。来自海地、古巴等中美洲与加勒比海国家的移民开始在迈阿密定居。20世纪60年代时,非拉丁裔白人占迈阿密人口的90%,但到了90年代,非拉丁裔白人只占10%。

  大量移民的涌入带动了当地经济的繁荣。《迈阿密新时报》报道称,上世纪80年代,迈阿密已成为从哥伦比亚、玻利维亚和秘鲁贩运可卡因的最大中转站之一,这给迈阿密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营收,这些钱很快以掩人耳目的方式注入当地经济——豪华汽车经销商、五星级酒店、夜总会、大型商业开发项目等开始兴起。

  正是在此时期,迈阿密地区开始兴建大型公寓开发项目,此次垮塌的尚普兰塔南公寓楼也是当时最为受热捧和新潮的项目之一。

  迈阿密设计保护联盟(Miami Design Preservation League)执行总监丹尼尔·西拉尔多告诉《纽约时报》,上世纪70年代末,当尚普兰塔项目对外公布时,人们趋之若鹜,涌向南佛罗里达,开发商也在寻求建造更大的建筑群,以满足民众的需求。

  1980年,《迈阿密先驱报》的一则广告还将尚普兰塔公寓吹捧为“优雅的共管公寓”,“您的终极舒适已在意料之中:桑拿、恒温游泳池、电视安全系统、代客泊车等”,“只需14.8万美元”, 广告写道。

1980 年出现在《迈阿密先驱报》上的尚普兰塔南公寓广告1980 年出现在《迈阿密先驱报》上的尚普兰塔南公寓广告

  尽管广告语将该公寓吹得“天花乱坠”,但尚普兰塔南公寓楼却是一座在争议中诞生的建筑。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该公寓楼修建之初,当地居民便质疑其是否遵循了当地的建设规定。

  按照当时瑟夫塞德镇的建设规定,建筑物的高度应控制在12层或120英尺(约36.57米)以下,但开发商却在得到时任镇长批准的情况下,于尚普兰塔南公寓楼顶部增加了顶层公寓,超出了当地的高度限制,这一违反常规的举动遭到当地居民和其他官员的强烈反对。

  除了建筑高度不合规之外,20世纪80年代美国建筑普遍存在的质量问题更为值得关注。《迈阿密先驱报》编辑委员会在2021年6月28日的一篇社论中犀利地指出,尽管上世纪80年代公寓建设异常火爆,但该时期针对独户住宅的建筑规范却非常薄弱,监督执法松懈。

  1992年8月,当安德鲁飓风席卷迈阿密戴德县南部时,上世纪80年代建筑存在的质量问题便格外明显。据美国国家飓风中心数据记载,此次飓风共摧毁佛罗里达州6.3万套房屋,另有超10万套受损,约17.5万人无家可归。值得一提的是,毁损房屋绝大部分位于尚普兰塔南公寓楼所在的迈阿密-戴德县。

安德鲁飓风过后的迈阿密-戴德县,摄于1992年8月24日。  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FEMA) 图安德鲁飓风过后的迈阿密-戴德县,摄于1992年8月24日。  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FEMA) 图

  此次飓风过后,由工程师、建筑规范官员、建材供应商组成的小组在考察迈阿密-戴德县垮塌房屋的废墟后发现,不少房屋此前建设质量堪忧:混凝土瓦片铺设不当、许多房屋的山墙末端已经崩塌。对此,美国《基督科学箴言报》分析称,佛罗里达州上世纪80年代的建筑热潮,使得诸多高薪工会工匠被吸引至大型商业项目,只留下低薪的移民劳工与低技能劳工修建住宅。时任“木匠联合工会”发言人蒙蒂·拜尔斯也表示,在多数情况下,由一个承包商建造房屋框架,另一承包商建造屋顶,“没有人关注不同部分是如何组合在一起的”。

  尽管彼时尚且“年轻”的尚普兰塔南公寓楼挺过了安德鲁飓风,但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的一份工程师的报告显示,该公寓楼的居民曾多次抱怨称,飓风期间卷起的海水会从窗户和阳台门缝渗入室内。与此同时,另一令人担忧的现象开始显现——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环境研究所教授希蒙·沃温斯基告诉CNN,根据2020年的一项研究显示,与周围的建筑不同,尚普兰塔南公寓楼在1993年至1999年间以每年2毫米的速度下沉。尽管沃温斯基认为下沉本身不太可能直接导致二十多年后的这场公寓楼垮塌事故,但这或是潜在的影响因素之一。

  从更深远的意义而言,灾难性的安德鲁飓风倒逼了佛罗里达州建筑行业规范的变革。飓风过后,佛罗里达州推出了全美范围内最为严格的建筑规范,还创建了更为全面的质检流程,但这些标准却仅适用于1994年后的建筑物。对于尚普兰塔南公寓楼等此前修建、存在质量隐患的建筑,仍不受严格的法规约束,只需每隔40年接受质检。

  故此,尚普兰塔南公寓楼错失了一次检查、整改建设漏洞的契机。《迈阿密先驱报》社论反思道,如若在那场飓风之后就对尚普兰塔南公寓楼进行更为频繁的检查甚至改造,尽管成本高昂,但或许就可能阻止公寓楼垮塌悲剧的发生。

  “重大的结构损坏”

  终于,在2018年底,这座在初建时争议颇多,后又经历了飓风“洗礼”的公寓楼被莫拉比托咨询公司告知存在“重大结构损坏”,需要尽快进行整修。

  然而,直到今年4月初,在垮塌事故发生的75天前,公寓协会还在劝说居民承担维修所需的费用。对此,一名公寓楼居民的律师布拉德·索恩6月26日提出质疑:为什么2018年的报告指出建筑存在的问题后,相关部门没有立即开始修缮?

  从2018年底报告公布到今年4月,将近两年半的时间里,究竟是何种因素导致整修工程大大推迟?

  一方面,地方官员、公寓协会等相关机构未能对2018年报告中指出的建筑隐患形成共识,这或是阻碍公寓楼整修进度的原因之一。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6月27日援引一份会议记录称,在2018年11月的一次会议上,当时负责瑟夫塞德镇建筑项目的官员罗森多·普列托向共管公寓协会直言,尚普兰塔南公寓楼“状态非常好”。而就在会议举行的两天前,共管公寓委员会成员马拉·丘埃拉还向普列托转发了咨询顾问提供的报告,警告该公寓楼或出现“重大结构损坏”。

  代表共管公寓协会的律师唐娜·伯杰6月26日也告诉《纽约时报》,虽然2018年的报告概述了公寓楼存在的问题,但公寓委员会并未收到重大风险警告。“倘若报告中真的提到这栋建筑有垮塌的危险,或者存在危险的情况,董事会和他们的家人会住在那里吗?”伯杰称,公寓楼垮塌后,董事会成员南希·莱文及其子女至今杳无音信。

  考虑到有相关方面并不知晓该报告的存在,2018年的这份报告在多大程度上做到了公开、透明尚且存疑。迈阿密-戴德县县长达尼埃拉·莱文·卡瓦告诉《纽约时报》,当地官员对2018年的这份咨询报告一无所知。

  另一方面,公寓协会与公寓楼居民也就高昂的整修费用展开了漫长的“拉锯战”。直到该公寓楼垮塌前不久,公寓协会主席仍在警示居民“建筑损坏严重”,并劝说他们承担维修费用。

  谈及整修公寓楼这一决定,尚普兰塔南公寓协会主席珍·沃德尼基在今年4月9日给业主的一封信中写道,“公寓楼居民已经讨论、辩论和争论了多年,而且随着(整修)项目的启动,我们还将继续对此事进行商讨。”此前,该协会董事会主席因居民对报告的警示不够重视、不愿支付维修费用而于2019年10月辞职。

  沃德尼基在信中再次发出警示称,自从两年半前的那次检查以来,该公寓楼的地下室车库的损坏情况更加严重,建筑的混凝土退化速度也在加快。

  沃德尼基还指出,维修成本在逐年增加,整体的维修费用已从2018年的910万美元增加到今年的1620万美元。信中称,公寓协会可将其他专用资金用于该项目,但只拿得出70.7万美元,并呼吁居民共筹剩下的1550万美元。

  据美联社报道,高昂的修理费是居民们长期争论的焦点。“很多人都在抱怨,尤其是住在公寓楼里的老人。”公寓业主罗莎莉亚·科达罗表示,“这是一大笔钱。”

  来自费城的退休大学教授杰伊·米勒三年前搬到了这座公寓楼。他告诉《今日美国》,实际上公寓楼居民并没有忽视2018年报告中的警示,尽管居民达成一致耗时较长,损失了近一年的时间,但他们最终决定对公寓楼进行修复。

  难解的救援困境

  纵观尚普兰塔南公寓楼建成至今的40年,不断累积的结构性损坏、对于安全警报的应对缺失,似乎都点滴浇灌了公寓楼垮塌悲剧的土壤。然而,正如奥尔特霍夫所言,对于事故成因完整的调查工作可能耗时数年。

  眼下,在事故发生一周之际,依然缓慢到“令人发指”的救援行动才是矛盾的焦点。早早起步的救援行动和总统的“紧急状态”声明,都没能让焦急等待的失联者家属尽早获得答案。而对于仍然被压在废墟瓦砾之下的人来说,时间每过去12个小时,生还的可能性就越小。

  “到目前为止,这里(指垮塌的住宅楼区域)仍然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纽约时报》援引纽约消防局前反恐与应急准备事务长、“9·11”事件救援消防队长约瑟夫·菲佛的观点解释称,在此情况下,目前的搜救速度是保障安全和积极搜索之间的平衡。

  然而,美国克莱姆森大学助理教授丽贝卡·希莫尼却认为,救援行动迟缓折射出美国体制的不足。她告诉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迈阿密公寓楼垮塌显示出美国始终无法正确应对灾难——由于美国的地方-州-联邦之间存在分歧,“在每分钟都人命攸关的情况下,我们无法强制要求跨城、跨州即时调用资源,简直就是在杀人。”

  《华盛顿邮报》记者汉娜·德雷尔则更为直接地指出了美国繁琐的行政流程在应急救援方面的滞后性。她在推文中写道,公寓楼垮塌之后,(佛罗里达州)联邦紧急措施署(FEMA)特遣队已准备好随时前往现场救援,但却因未得到该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的批准,足足在原地等待了一天。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在垮塌事故发生近96个小时后,佛罗里达州的八支特遣队才全部到达现场展开救援。

  对此争论,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沈丁立向澎湃新闻解释道,“联邦制的缺点在于,其效率比较低。因为在一定程度上,联邦在干预地方事务前需要与地方协商,这个过程会损耗时间成本。”但他同时也指出,由于中央不能完全控制地方,地方在一定程度可以拒绝中央,避免中央犯的错误殃及地方(州)。

  美国Intercept新闻网站刊文指出,迈阿密尚普兰塔南公寓楼垮塌显示出新自由主义放松管制的悲惨代价,“无论垮塌的具体原因如何,通过更强有力的监管,将人的生命置于财产和利益之上,本可以减轻这些致命事件造成的伤害,甚至可以避免其发生。”

  “美国在‘9·11’和卡特里娜飓风后就应该学会如何快速协调应对重大灾难,然而,美国至今还是无法制定一个条理分明的计划。”希莫尼警告称,考虑到人口密度增加、自然灾害、气候变化和恐怖活动的全球化,同样的场景很可能还会在美国重演。

  (实习生汤梁甲、吴菲、彭家悦、杨恺瑞对本文亦有贡献)

--------

מילות מפתח מרכזיות:

“垮塌”,”公寓楼”,”尚普兰”,”迈阿密”,”塔南”,”美国”,”大楼”,”建筑”,”公寓”,”飓风”